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一, 16 3月 2009 16:31

缅怀波斯文学先驱(13)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继续收听《缅怀波斯文学先驱》系列节目,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中我们继续就波斯诗歌之父--鲁达基诗歌中人性的本质进行研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说过,鲁达基的诗歌在萨曼王朝时期一度达到顶峰,并且对那个时代伊朗的政治、文学和社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我们还说过,"人类"是鲁达基诗歌中的主题。通过对他的诗歌进行研究就能发现伊历四世纪人们的地位和人性的本质。在鲁达基诗歌中,通过四个方面,即:爱、赞颂、告诫和描述,对人性的特点进行研究和诠释。我们在上期节目中已经对赞颂和告诫做了阐述,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将对其他两个方面进行研究。
鲁达基诗歌值得研究的一个方面是,爱与人性本质的关系。鲁达基诗歌中的爱是简单的值得称赞的。他在身材和面貌方面优越于其他人,因他不追求抽象的东西,因此这一时期的波斯抒情诗歌,尤其是鲁达基的诗歌言简意赅、简单朴素、流畅优美。
鲁达基说:
假若你是一支点燃着的红烛,
我便似灯蛾千百次地围你飞转。
人类在鲁达基的抒情诗歌中没有令人神往的(天堂)和超自然的元素。鲁达基时代的特点、淳朴的生活以及人们与其它社会之间的关系是那个时代诗歌中所反应的内容。
鲁达基说:
对待恋人应当意笃情挚,
切勿和不知心者交往过密。
在伊历四世纪也包括鲁达基诗歌中描述的爱是对整个世界的一种爱。因为此事是因这一时期神秘主义倾向尚未融入波斯语诗歌中。随着灵智学逐渐进入波斯诗歌及神秘主义诗人的不断涌现,产生出了超乎凡人的爱。例如,生活在伊历8世纪的哈菲兹在其诗歌中描述的爱是更高境界超越了一般人的品级的爱。在波斯神秘主义诗歌中,对大地的爱其实就是对伟大真主的爱的一种铺垫,因此不应永远保留那一种爱。
鲁达基诗歌值得研究的一点是,描述与人性的关系。鲁达基在他的诗歌中说明,他的生活充满生机、喜悦、快乐和安逸。
鲁达基说,
但愿愁苦永远和我无缘,
但愿我能消除他人的惆怅。
鲁达基一直生活在安宁的环境中,种种迹象证明,如,身材魁梧、身强力壮、身体健康、花容月貌和散发着芬芳的秀发等都是鲁达基诗歌中快乐的基础。鲁达基在自己年迈时期创作的诗歌中提及了自己在青年时期的幸福生活和面貌。这一特点值得进行深入研究。
鲁达基说:
我染黑了自己的苍苍白发,
并不是还想风流,再发春华。
只因悼念死者时要穿黑色衣服,
我只为哀悼青春也就染黑了头发。(哀悼青春)
鲁达基在诗歌中通过描写自然界的现象体现人类的快乐。在鲁达基的诗歌中所有自然现象和景观,阐明了这一哲学,即希望人类度过愉快的时光,就如大自然中表现出的春意盎然和勃勃生机。鲁达基和每个人一样知道人生不是永恒的,是瞬息即逝的。因此他没有沉浸在异想天开和无益的幻想和空想当中,而是接受现实。他相信时光的流逝和所有的变化,如人的老迈,他不会对此感到伤心。鲁达基在对世界的描述中,不希望用一些富有诗意的夸张和言过其实的语言去炫耀世界的美妙。鲁达基对大自然的所有描写是简单朴实的。
鲁达基相信,内心觉悟的人能够看清现实世界中的一切事实。鲁达基认为,内心觉悟是人性本质的特点之一。于是他努力向他的读者们讲述这些。在鲁达基的诗歌中,人类不是长生不老的,除真主外什么东西都不是流芳百世的。每个人都将离开这个世界,是这个世界的匆匆过客,今世只是人们用来生活和享乐的场所,然而今世也存在一些必须做和不必做的事情。
鲁达基时代的人们就年迈和死亡感到悲叹。因为他们知道,年迈是人的青春美貌、幸福快乐以及活泼可爱的结束。鉴于此,鲁达基告诫人们与世界保持紧密联系。他说:
若把世界比作毒蛇,盖世英雄就是捕蛇人,
捕蛇者最终能把毒蛇捕到。(世界和盖世英雄)
鲁达基尽力使人们知晓世界及其一切事实。因为正如他在前面已经提过,今世是不永恒的,然而依恋它对人类来说是不值得的。他说:
整个世界都已经沉沉入睡,
但是它的心儿却依然清醒。
它将使善良代替罪恶,并用欢颜去取代愁容。
鲁达基认为人类生活在两个阶段,他既不对过去的往事耿耿于怀,也不对未来产生幻想和奢望。鲁达基诗歌中的人类对宇宙和各种情况没有主观意识。他不但将他们描绘成一个朴实简单的人,而且他们也不会对灵智学和哲学进行复杂地讨论。鲁达基将自己的思维充分集中在对感觉到和被称赞的"人类和世界"的范围内。事实上,可以说鲁达基在其诗歌中把人类当作自己行动和观点的核心。
扎比罕拉•萨菲博士在,《波斯文学历史》一书中写道,在鲁达基的诗歌中,那种使人们远离适度和乐观向上的因素被遗弃了。众所周知,在鲁达基大部分诗歌中充满着快乐和乐观向上的精神,在诗歌中并不注重使人悲伤和萎靡不振的因素。这些都源自诗人的生活环境和时代以及他心情平静和泰然处之的结果。
在鲁达基的诗歌中没有夸张和言过其实。当我们把他的语言和他之后的一些人的观点进行比较后,我们就会发现,鲁达基诗歌中人性的本质似乎是他亲身经历的写照。鲁达基在其诗歌中从多个方面对人类进行了讨论和研究。鲁达基看来,人生如梭,光阴似箭,人们不但不能与之进行较量,而且还要去努力耕耘。就此鲁达基诗歌的批评家们认为,理性主义和中庸之道一直统治着伊历3世纪和4世纪。鲁达基诗歌中的暴力与哲学、顽固与理智,自他那个时代被盛行一时之后已不复存在。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缅怀波斯文学先驱》系列节目就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