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三, 14 1月 2009 17:18

缅怀波斯文学先驱(7)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大家继续收听本台的《缅怀波斯文学先驱》系列节目,希望我们的节目能赢得广大听众朋友的满意!
诗歌和音乐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具有悠久的历史,因此音乐和诗歌是多姿多彩的艺术时代的两个同时诞生的宠儿和重要元素,它们又源自人类的观点与情感以及人类热衷于它的音乐节奏和韵律感。自然界发出的和谐、优美动听的声音和韵律沁人心脾、扣人心弦。就像潺潺的水声,沙沙的雨声,轻柔的风声,鸟鸣蝉叫等自然界发出的美妙声音,因为生活中离不开这些韵律,以各种方式习惯了这些声音和韵律的人类,基至于在他们劳动中也随时随地喃喃细语有节奏的轻轻吟唱,并产生音乐感。艺术家将这些音乐谱写的井然有序,安排的适度有佳。然后将其心灵深处的感觉发挥的淋漓尽致。就这样多次进行重复。
因此,歌曲的最初形成常常伴随着各种乐器的伴奏。对这一声音和歌曲的一种解释,即:将音乐谱写填词,因此诗歌与音乐这两者的关系亲密无间,水乳交融。这二者形成的关系中,有时音乐给诗歌增添意蕴、注入活力;有时诗歌又可以创造音乐。换句话说,当诗歌达到完美境界的时候常与音乐相伴,而音乐达到顶峰时则需要诗歌相随。然后,诗人需要把声音和韵律注入到音乐之中,而音乐也需要诗歌和诗人的杰作。可以说,诗是心灵之歌,歌是诗意的结晶。在艺术和文学时代,很多艺人都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
在萨珊王朝提到过一些著名的音乐家如:鲍尔巴德和纳克萨。他们精湛的艺术对其他人产生有深远的影响。在"卡尔纳姆克•艾尔西里•鲍巴克的对句"的诗歌中写道:在击打的有节奏的鼓声中吟诵。
据说在萨珊王朝时期有三种诗歌最盛行。第一种是颂诗或赞诗,是由鲍尔巴德•杰赫里米配制声音和音乐。然后成为那个时代之后的杰作。第二种赞诗后来成为著名的巴列维语,其中以伊朗人创作的音乐风格而著名,如:乌拉穆尼和巴列维语。第三种是一种押韵的诗歌。即:在伊斯兰教兴盛时期最适用的四行诗,是在专门的优美的音乐声中进行诵读。
早期的波斯诗人相信,诗歌与音乐有着和谐的关系。鉴于此,如果诗人缺乏演唱他的诗歌的美妙动听的歌喉,那么他将选择解说员用其悦耳动听的声音来演唱他的诗歌。但是,如波斯诗歌大师鲁达基,他是一位身具三种艺术的诗人,即:写诗、唱歌和弹奏。他不仅会唱歌,作词,还能在音乐的伴奏下,用悦耳动听的声音唱出其诗歌的精髓。他的著名诗歌的影响力之大,甚至可以唤醒一个没穿鞋子和没戴帽子的国王从睡梦中醒来踏上回乡之路。
姆里扬河水在声声召唤,
宫里的僚臣正望眼欲穿。
阿姆漠地和坎坷的路途,
踩在脚下会像锦缎般柔软。
布哈拉啊!愿你永远充满欢乐,
君王即将兴致勃勃地同你会面。
君王是月,布哈拉则是天空,
月儿总是在天空中运转。
君王是松,布哈拉则是林园,
青松深深地扎根在林园。(颂赞君王并说服他返回布哈拉)
鲁达基在他的诗歌中讲述的是一些众所周知、家喻户晓的故事。据记载,萨曼国王艾米尔纳萨尔•本•艾哈迈德冬季居住在布哈拉,而夏季则前往萨马尔汗或者霍拉桑的某一个城市。有一年,国王纳萨尔从布哈拉前往赫拉特去巡游。据说,他在赫拉特一住就长达4年的时间,并且乐不思蜀。因为赫拉特气候宜人、风光秀丽,特别是那儿拥有丰富的美食佳肴吸引了他。由于国王在这段时间中远离了朝政和其家园,群臣劝谏无效,于是求助于鲁达基,鲁达基来到国王跟前相机赋诗一首,意在劝喻国王返回国都。国王听了他的诗立即启程返回布哈拉,匆忙之际连马靴也未来得及换。
鲁达基从儿童时期就开始创作大量诗歌直到成为赫赫有名的大诗人。他懂得韵律,具有很高的音乐天赋和美妙动听的声音。是当时杰出的诗歌和音乐大师。这些虽然在有关鲁达基生活的资料中指出,但是奥菲在《莱巴布-艾里巴布巴赫提亚尔》一书中写道:万能的创造主赐予鲁达基一幅夜莺般的歌喉和感人动听的声音是导致他从事游唱的原因。他还从音乐家阿布阿巴克•巴赫提亚尔那里学会弹奏鲁特琴,并能够自弹自唱,声音圆浑动人,成为世界范围内名声大振、闻名遐迩的歌手。鲁达基在自己的诗歌中也多次提及这些艺术。
每当鲁达基弹奏七弦琴,
斟酒的人便随着琴声把诗歌咏吟。(玛瑙色的酒)
鲁达基集音乐与艺术于一身,并传承了他那个时代之前的一些时代的丰富的、悠久和根深蒂固的传统文化,并将其传统称之为"古萨尼"即:"吟游诗人(歌手)"。
"古萨尼"是伊斯兰教之前的"吟游诗人和歌唱家",他们在音乐的伴奏中讲述史诗中的一些故事。种种证据和迹象显示,吟游诗人可追溯到阿契美尼德王朝和米底王朝时期。吟游二字就是吟游诗人四处游荡,从一个村镇到另一个村镇,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游走在世界各地,出现在各种场合,并收集各地方的传说传述。他以音乐施展魔法,让听众时而落泪,时而欢欣。在萨珊王朝吟游诗人的习俗就已盛行与世。一些学者认为:在伊朗历史上,巴尔布德和纳基萨是精通文学并值得推崇的杰出的吟游诗人。
值得一提的是,伊斯兰教兴起之后,吟游诗人的传统并没有完全被遗失,因为它是一种特有的传统文化。这一残存的文化不但出现在伊朗东部的大片土地上包括霍拉桑省甚至远到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因此在鲁达基时代该传统一致得到新生和传承。鲁达基就是残存的这三方面技能的明显例证。
在历史中讲述了伊朗音乐,那些吟游诗人有非凡的能力,他们能够即兴作诗。鲁达基在此方面也才华出众。鲁达基运用即兴作诗的超凡能力,将菲尔多西著名史诗《列王纪》中讲述的《克里莱与迪木乃》的故事改写成波斯文的叙事诗。伊朗诗人纳扎米就鲁达基的《姆里扬河水的芳香》一诗的韵律而说道,他的能力和影响力跃然于他的著作中。
学者们认为,在鲁达基的生活中,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是为了去追寻成为音乐家、诗人的道路而远离了宫廷生活,并且一度靠此为生。
综上所述,吟游诗人就是多才多艺之人,许多卓越的典型的吟游诗人,他们非常擅长写作颂词和讽刺作品,推而广之,就是擅长创作和吟咏英雄及其业绩的诗歌的诗人和歌手。吟唱,唱颂诗歌或是自己本身的创作,将自己想要表达的一种处世观,或是对某人或事物甚至是对这个世界的感想感叹,用比较轻松而且人们较易接受的方式--歌唱来传递。他们喜欢演奏诗歌,还能边吟诗边演奏,其演奏歌曲甚至具有魔力。而这一传统在鲁达基的诗歌中就可见一斑。
美人哟!
现在你所见到的鲁达基啊,
却同那时的情景--
完全不同。
你不知,那时,
我走遍世界--
哼着歌儿,
像只夜莺。
那时,我的诗歌--
誉满整个世界;
"霍拉桑诗人"--
便是我独享的美名。(老年怨)
根据鲁达基集音乐、诗人和吟诵三大艺术为一身,可以总结道他对伊朗悠久的古老文化了解甚深。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缅怀波斯文学先驱》系列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