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三, 21 4月 2010 15:16

菲尔多希从昨天到今天(7)

奉独一的,创造万物的安拉之名。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本台每周一期的“菲尔多希从昨天到今天”系列节目时间。在前几期节目中,我们了解了哈基姆·艾布贾希姆·菲尔多希和他所处的时代,以及他极富价值的作品——列王纪。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与大家谈论一些列王纪所传递的讯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列王纪讲述了伊朗及伊朗人数千年的历史与生活。这部伟大的作品以真主创造人祖阿丹和人类文明的出现和完善开始,并以讲述与所有丑恶现象做不懈斗争以及所有历史时期和政府的形成。最后以伊朗古代最后一个政府的灭亡结束了列王纪。菲尔多希列王纪的主题是讲述伊朗的历史与政权的兴替。菲尔多希努力使这部作品为全人类带来永久的讯息。菲尔多希列王纪带来的重要且根本的讯息是热爱祖国。

列王纪中,最可怕的展现是伊朗的敌人们对伊朗大地的侵略。而最崇高、最神圣的天命是伊朗人坚持对外部敌人的抵抗,并捍卫国土与人民的自由与独立。列王纪是对这种坚持的回顾,是对伊朗人永恒理想的讲述。正因为此,列王纪吸引了那些沉睡中的伊朗人的内心,虽然已过去千年,这部作品依然青春常存。无论是老年人还是青年人都非常喜欢这部神奇的作品。在当今世界,这一景象与那些与列王纪具有同样资历的作品来说是令人惊奇的。

在菲尔多希时代,伊朗一方面是阿拉伯人欺压与掠夺的目标,另一方面,一些游牧民族从东北部向伊朗发起攻击。菲尔多希的列王纪向伊朗人民发出的讯息是激发人民抵抗这些威胁的精神动力。这些讯息贯穿了整个列王纪的始末。

鲁斯塔姆是伊朗抵抗外敌入侵的持久力量的表现,他打败了入侵者,并拯救了伊朗人,之后,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他仍是伊朗的守护者。

在列王纪中,讲述了阿拉伯、罗马与土耳其三个民族对伊朗的入侵。阿拉伯人发动侵略的问题,通过征服统治千年的兹哈克暴君,卡乌斯与哈玛瓦郎的战争,在达拉布时代向舍伊布·格提布发动侵略,塔伊尔·阿拉伯在沙浦尔一世时代发动侵略,伊朗在叶兹德格尔德时代遭受失败。

另一伙发动侵略的是罗马人,他们的仇恨因法尔敦的儿子赛莱迈而引发,随着亚历山大的侵略和大流士三世的被杀而达到高潮。这一仇恨,在萨珊王朝历史时代,一直延续到沙浦尔与安瓦希尔旺战争和霍尔姆兹与胡斯鲁·帕尔维兹的战争。

菲尔多希没有做丝毫改动的情况下,引用了艾布曼苏里版列王纪中卡莱斯汀斯·杜鲁金撰写的亚历山大传的译本。但是,也反映了伊朗人对这些可憎的侵略者的憎恶。

最漫长、最血腥的战争是伊朗人与土耳其人的战争。这些战争以伊尔吉的仇视开始,随着斯亚瓦什在基赫斯鲁和艾弗拉斯亚伯时代的复仇和多起战争事件发生,以及艾弗拉斯亚布被杀而结束。

土耳其人是雅利安人部落,他们尚没有城市居民的文明。中亚居民在公元前是波斯语。随着先知的诞生,许多游牧部落从中亚深处和中国边境向南迁移,并且频频扰乱伊朗边境。在列王纪历史时代,中国边境少数民族部落在贝赫拉姆·古尔时代向伊朗发动袭击,彼鲁兹、胡斯鲁·努什勒旺和霍尔姆兹时代的战争都包括其中。

菲尔多希列王纪传递的另外一个重要信息是谴责种族歧视。菲尔多希的爱国之情是伴随着公正、智慧与人性情感的感情,完全远离了种族歧视。在列王纪中热爱伊朗意味着热爱伊朗人民的文化、伊朗的安全与繁荣以及这块大地上人民的自由与安宁。菲尔多希憎恶外国侵略者并不是出于种族歧视思想,而是因外国以武力对这片土地的侵略。

菲尔多希认为:外来侵略者,因他们不了解人民的文化,显然他们不会得到人民的支持与拥戴,他们只能通过屠杀与欺压来发号施令。憎恶侵略者的含义是憎恶欺压。在菲尔多希的列王纪中,憎恶兹哈克和艾弗拉斯亚伯是憎恶他们的欺压,赞扬伊朗人的复仇,事实上是对立行公正的赞扬。

列王纪是伊朗人民的民族史诗,是对伊朗敌人的憎恶。但是,菲尔多希在外来民族中看到任何善良且富有智慧的东西都会大书特书。举例来说,可以提到菲尔多希从“彼朗·维塞”创作的形象。尽管“彼朗·维塞”是土耳其人,是敌人的统帅,但菲尔多希仍称赞他的智慧与远见。在菲尔多希的列王纪中,“彼朗·维塞”这位土耳其人的将领自由的生活,并英勇的献身。

菲尔多希在列王纪中传达的另一个讯息是对战争的憎恶。尽管菲尔多希是战争故事的讲述者,我们在列王纪中读到对战场以及战士英勇精神的最生动描写。尽管如此,从他的内心深处来说,他是憎恶战争与屠杀的,并认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是前定。菲尔多希以真主之名开始自己的作品,很自然他知道人类生命的价值,所以他在作品很多地方对战争提出谴责。

在鲁斯塔姆与伊斯凡德亚尔的故事中,鲁斯塔姆做出很大努力,试图使伊斯凡德亚尔放弃战争,但是没有成功。在开弓向伊斯凡德亚尔的眼睛射箭的最后一刻,他对主起誓说,这并不是他的初衷。

根据列王纪,伊朗人的战争并不是出于领土扩张和侵略它国领土以及强加自己的信仰或掠夺战利品。列王纪并不是从东方与西方向伊朗发动侵略战争的成吉思汗和亚历山大。列王纪是伊朗人民的英雄史诗,这是伊朗人民永远抵抗任何外国侵略者的象征。列王纪中的一些战争的起因是为被杀害者复仇。总之,应该说伊朗人的战争是为了执行公正。

从列王纪通篇发现,伊朗人的战争都伴随着英勇壮举。他们认为:只要能实现和平,就不应发动战争,只要敌人不发动侵略,就不应袭击他们。对于投降的敌人,不应折磨他们。当胜利时,应善待战俘,保护妇女与儿童,避免破坏城市,尊重敌军死亡者都是战争的礼仪。在“十二神鹰”之战中,当凯胡斯鲁将古德尔兹派向战场时,他一再叮嘱他注意这些礼仪。

甚至,在伊朗人与土耳其人之间发生的最大一次战争中,凯胡斯鲁一再要求他的部队,不要忽视英勇与仁慈的品性,对待战俘遵守战争礼仪。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菲尔多希从昨天到今天”系列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