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一, 08 6月 2015 12:20

也门战争给沙特带来的后果

也门战争给沙特带来的后果

沙特在2015月3月26日以恢复也门合法政府为由,向中东地区最贫穷的阿拉伯国家-也门发动了袭击。沙特向也门发动的战争已过去了两个月,而沙特家族不但没能使他们认为合法的也门逃跑总统成功的重返权力舞台,而且使沙特陷入了一场难以自拔的危机之中。而在这两个月中沙特向也门发动的战争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后果。

毋庸置疑,也门公众对沙特的反感在不断增加,这对于沙特而言是战争重要后果之一。沙特向也门发动的战争至今已造成3000多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而妇女和儿童是此次战争的主要受害者。也门的基础设施和经济在这场战争中受到严重破坏,这些基础设施包括6座民用机场、一半以上的工厂和水电公共设施被毁,以及也门军事基地均遭破坏。值得注意的是,也门是中东地区最贫穷的阿拉伯国家,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后也门下届政府需要花费大量资金来重建这些基础设施。而另一方面,如果将资金用于重建被毁坏的基础设施将会导致该国人民的经济问题和贫穷不断增加。这种状况无法逃避也门人民的眼睛。而且将进一步加剧也门人民对沙特的反感。部分分析人士就此说道,假如此前有超过40%的也门人加入了胡塞组织,那么今天每个也门人自称是胡塞组织成员,和安萨鲁拉全国抵抗力量的一部分。

沙特家族撕毁了其作为两圣地服务者的脸面,沙特家族决定站在以色列犯罪政权一边是沙特向也门发动战争的另一后果。沙特家族今天付出巨大努力想利用两圣地服务者的身份作为其在伊斯兰世界扩大软实力的一种资源。向也门发动战争的错误战略和在这场战争中遇害的妇女和儿童照片被公布致使沙特家族面临伊斯兰世界公众舆论提出的一个重要问题,即:这哪是两圣地的服务者,他竟然将自己的穆斯林同胞列为其战机轰炸的目标。又有哪个服务者会像以色列在加沙犯罪作恶一样向也门人民犯下罪行?以色列媒体进行大肆宣传并突出以色列对也门的罪行,意在表明沙特在也门的行为和以色列在加沙的行为之间又有何区别?毋庸置疑,沙特家族采取亲以色列的政策对声称保护和服务两圣地的王室家族是一种耻辱。

在沙特向也门发动袭击接近两个月的同时,2015年5月20日是也门南北统一的第25个周年纪念日。沙特想通过袭击也门来阻止安萨鲁拉运动在也门加强实力,并在也门各组织之间制造分歧。但与沙特在也门犯罪作恶取得适得其反的结果是,自沙特向也门发动袭击之后纳赛里党、复兴党和也门人民纷纷加入安萨鲁拉运动,沙特在也门国内的罪行加强了也门各组织的团结。仅仅只有一些不关心也门社会基础的组织支持沙特的行动,如艾哈迈尔领导的改革党和曼苏尔·哈迪的追随者以及基地组织和达伊沙恐怖组织等 。沙特一直为自己的利益关注也门内部分歧,而沙特发动的这场战争最终导致也门内部分歧减少,这有可能会限制沙特在也门的影响力。换言之,也门在此次袭击之后再也不是沙特的后院,而沙特家族因一个错误的战略将失去其在阿拉伯世界最具影响力的势力范围。

基地组织在也门发展壮大是沙特袭击也门的另一重要后果。基地组织最近几年来在包括阿比扬省和哈德拉毛省在内的也门部分地区频频出现,而沙特的袭击成为基地组织招募成员和巩固其地位的一个契机。例如,基地组织准军事武装4月2日向哈德拉毛省首府穆卡拉市的一个监狱发动袭击,并释放了约300名囚犯。该监狱许多获释犯人参加了基地组织的活动。中东问题专家帕特里克·科伯恩4月17日在英国《独立报》上撰文写道:沙特所主导的也门战争为基地组织带来了巨大成果,如果奥萨马·本·拉登还活着,他一定会因看到基地组织控制也门的最大省份哈德拉毛而感到自豪。甚至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都称沙特向也门发动的战争为基地组织加强其在也门的影响力创造了机会。他说:基地恐怖组织利用也门出现的冲突和挑战赢得利益。欧盟外交政策与安全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5月6日在中国首都北京在对大学生进行的一次演讲中说:也门的冲突和动荡不安为基地组织在该国不断壮大打开了大门,而这一进程将非常危险,因为基地组织在致力于填补在也门出现的真空。沙特目前在其与伊拉克边境地区发现达伊沙恐怖分子在活动,同时在其与也门边境地区发现基地组织在巩固其地位。而此事只会增加对沙特国家安全与领土完整的恐怖威胁。沙特家族亲手使自己和沙特阿拉伯陷入恐怖分子的包围之中,当然这些恐怖分子正在对沙特制定重要的计划。

沙特家族在3月26日向也门发动战争的时候就声称,将有9个国家与沙特一同参与这场战争。沙特在也门战争中不是孤军奋战,而是由10个国家组成的军事联盟参加这场战争。而在这场战争的第一天就已明朗,巴基斯坦为确保自己的安全和利益没有参加这场战争,土耳其也没有参加沙特主导的这场战争,因为这场战争胜利后可能会加强沙特在地区的地位,而沙特与土耳其是地区的两个竞争对手。而另外的7个国家参与了沙特向也门发动的战争,而他们的参与却非常有限,仅仅是象征性的。而事实上,这些国家需要沙特的石油美元来阻止他们不断增加的经济问题。沙特盟友有限的参与也门战争表明,沙特没有组建一个联盟军队的潜力,与此同时,沙特在向也门发动战争一开始就有组建阿拉伯北约联盟的想法。

事实上沙特向也门发动的战争已使利雅得全面失败。因此,美国著名分析人士格拉汉姆·富勒表示:毫无疑问,沙特此时通过军事干涉也门、巴林、叙利亚和利比亚的内政来展示最新的、前所未有的武装力量。但是,这些行为能够产生一个领袖吗?一个领袖包括具有一种方向感、远见卓识和和谐的意识形态并在外交政策上有一套价值观和原则,可使国家发生改变,并且能够使国家变得更加发达。而沙特在这些方面完全是一个失败者。格拉汉姆·富勒还说:看来沙特在推进其对中东未来的观点和意识形态中已遭失败。相反,沙特致力于对伊朗在波斯湾的目标和能力散布恐慌。与此同时,沙特发布有关伊斯兰教什叶派的法令是宗派敌视和敌对的主要根源。这些袭击是沙特消除恐慌的体现。

美国前国务卿克林·鲍威尔是沙特向也门发动战争41天后对沙特家族提出尖锐和明确批评的人物之一。克林·鲍威尔说:我们错在将沙特放任自流以至于其向也门发动战争。我们不会再相信沙特所作的承诺。萨勒曼国王和他的王子对我们说也门战争不会超过10天,沙特军队有能力在七天内攻占萨那市。而此次袭击与其结果事实上已成为一种灾难。在发动空袭的41天后,今天我们仍能听到我们的盟友沙特要求帮助的呼叫声,而对此也门人民让世人感到震撼。谁也不会想到也门人能够进入沙特境内,并向沙特边境城市发动袭击,打死沙特士兵并缴获沙特武器。鲍威尔还说:我们向沙特提供大量军事和后勤支援,但是我们错误的估算了沙特军队的能力,这个军队是软弱的,而他们的国防部长对战争一词毫无概念。对此我们奉劝我们的盟友沙特结束这场战争。

事实上,克林·鲍威尔所谈到沙特应结束与也门的战争是正确的,但问题是,沙特家族有能力结束也门战争吗?如果沙特王室在面对沙特公民提出的从也门战争中沙特得到什么利益的问题时,他们将会给出怎样的答案?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