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三, 01 6月 2011 15:19

伊朗华语台采访阿亚图拉赛义德穆罕默德·哈梅内伊教授(2011年5月30日)

伊朗华语台采访阿亚图拉赛义德穆罕默德·哈梅内伊教授(2011年5月30日)

   听众朋友大家好,您现在收听的是伊朗华语台为大家播送的节目。近来随着中东地区局势不断发展。我们专门采访了伊朗资深政治家,伊朗前议会议员,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宪法主要起草人之一,伊朗穆拉萨德拉哲学研究基金会主席阿亚图拉赛义德穆罕默德·哈梅内伊教授。本次采访将分几次播出。下面请听今天的采访内容。

问: 阿亚图拉赛义德·穆罕默德·哈梅内伊阁下,非常高兴和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最近美国一直在拿杀死本拉登来大肆炒作。您认为,美国此举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此举是为了掩盖自己在中东地区屡屡遭到的失败呢?还是又将展开新的战略呢?

答: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最近媒体炒作杀死本拉登是一件非常简单的问题,同时也是不正确的新闻。因为本拉登很有可能在多年前已经死亡。因为他的死那时对他们(美国)没有利益,所以他们掩盖了此事,并等待着伺机利用此事。现在正值阿拉伯国家掀起的社会运动,再加上他们向伊朗发动的攻击,尤其是在核技术领域等问题上发起的攻击没有取得任何结果,因此我们认为他们在没有取得结果的情况下现在宣布了这一消息。并以此让人们以为本拉登被杀死了,是被美国人杀死的。但是这是不真实的,因为本拉登本身就是他们扶植起来的,沙特也为其花费了大量金钱,在巴基斯坦建立了塔利班学校,给他们提供了武器,并制造了塔利班在阿富汗的一幕。如果本拉登没有死亡的话,他们是不会这么快宣布本拉登死亡的。因为他们需要本拉登。美国的策略是为了实现两个目标。军事目标,一般来说给某人提供机会,并利用之。第二,有时候他们在国内或是在外交政策领域发生了某一事件,使得美国政府丢脸和显得弱肉无能,因此为了掩盖此事,美国政府往往会利用诸如本拉登这样的人。

   本拉登事实上并非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是在需要的时候对其进行利用的组织。但是,在宣布本拉登死亡之后美国将做什么?我认为,他们将寻找另外一个组织,使其成为美国的威胁。也就是说,他们将宣称该组织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严峻的活的威胁。就此很有可能他们会为此而选择伊朗。也就是说,用伊朗来替代本拉登。他们将宣称伊朗不但对于波斯湾邻国和以色列是极其危险的,而且对于美国来说也是极其危险的。因为,他们曾经玩弄过这一把戏。比如说他们给一位穆斯林或是宣称是穆斯林的人一杆枪,在一段时间里让他向人们开枪,然后再把他抓起来。然而,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他是干什么的。

 

问:阁下认为伊斯兰革命对中东新变化产生影响了吗?

答: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世界人民大约有两代人亲眼目睹了伊朗的社会进步与发展。首先他们看到在伊朗发生了革命,人民是如何起来发动起义的。他们看到伊朗人民如何取得了成功,如何建立了政府,领袖是如何领导国家的。近几年来,地区人民,尤其是阿拉伯国家人民对这一问题非常敏感,即:他们看到他们的政治生活非常沉重。也就是说,他们不但没有自由,而且他们的独立也处于危险的境地。他们的统治者是独裁者,无论是国王还是总统,他们奉行的政策对本国人民没有任何利益。相反,他们的政策却有利于自己的敌人,尤其是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另一事例是地区人民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比较,尤其是对自己的状况和伊朗伊斯兰革命进行了比较后得出了这一结论,即:唯一可解决自己问题的就是人民发动集体和公共运动,事实上是发动起义和革命。因此他们(地区人民)的目标与伊朗人民的目标一样都是要求伊斯兰和伊斯兰化,并实现人民的理想和愿望。鉴于此,我们对伊朗的变化、伊朗的运动和伊朗的伊斯兰革命百分之百对地区变化产生影响没有丝毫怀疑。

 

问: 您如何评价中东地区变化对文化和地区各民族之间的互动产生的影响?

答:地区各民族,尤其是穆斯林民族受到了西方文化的影响。也就是说西方文化致力于使地区民族远离自己的本民族文化,并改变自己的文化认同,且染上西方文化的色彩,以便通过这一途径来利用地区民族。你们也看到了那些背叛自己国家而为西方国家效劳的人,他们受到了西方文化的熏陶,因为他们在西方文化中生活。因此,他们认为自己附属于西方。地区各民族掀起目前的变革运动将一定会彻底复兴本民族文化和认同,并使伊斯兰成为穆斯林国家的核心和标准;而且致力于使穆斯林民族自由地过自己的伊斯兰生活,拥有自己以前拥有的伊斯兰文化。不要使自己成为拥有西方文化和大脑的穆斯林。

   我认为,这场中东巨变是一场吉祥的巨变。它能够使地区人民从西方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人如果被囚禁在监狱中,他的思想与狱警不一致,他会保持自己的认同。如果被囚禁并与狱警的思想一致,不但不打算逃出监狱,反而会为监狱作贡献,在这种情况下,意味着他已经放弃了自己的认同。

   鉴于此值得肯定的一点是,人民附属于自己国家的公共秩序,也就是附属于自己国家的政府。有一句名言说得好,“人民追随他们国王的宗教”。此话中所说的国王并非特指国王,而是指一个国家的政权。当一个政权或政府统治国家,在自己的国家内推行本民族文化和信仰及认同时人民会照做。相反则会出现双重现象,这自然会在社会中产生各种问题和困难,这一现象在居于西方和东方之间的社会和国家普遍存在,也是显而易见的。

 

    问:目前的中东变化对伊斯兰思想发展以及伊斯兰觉醒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答:我认为影响是积极和有益的。当在一个伊斯兰国家以伊斯兰的名义发生变化,这自然而然就是一种觉醒。我相信是宗教和哲学使得人民觉醒。如果一个宗教或哲学企图使人民沉睡,使他们疏忽或不要思考,那这既不是哲学也不是真正的宗教。

   真正的宗教是唤醒人民,因此在伊斯兰国家掀起的伊斯兰运动唤醒了人民。也就是说人民明白了他们追随西方只能给他们带来损失而不是利益这一现实,因此必须制止这种损失。为了使自己摆脱困境,必须进行过滤,并回归自己的文化。也就是说一个民族就像是行驶在铁道上的火车,必须在规定的轨道上行驶,如果偏离原有轨道就会越轨和翻车。这也意味着这个民族远离了自己的民族特性和认同。更为重要的是我们相信,此次中东巨变远远超出了民族觉醒的范围,而是一种人性和人类的觉醒。

   大家都目睹了在埃及发生的运动,现在在西方国家也同样掀起了社会运动。在美国的多个州人民起来抗议政府的政策,后来这些抗议变成了与政府分道扬镳或推翻自己的政府。最近在美国掀起了复兴运动,美国人民在问我们忍受(民主和共和)两个党派到什么时候?这两个党派在合谋瓜分我们的利益,人民根本得不到任何东西。然而大家都看到了,在伊朗三分之二具有投票权的选民都去投票。但是在美国到投票箱前投票的选民寥寥无几,也就是说选民们根本不愿意到投票箱前去投票。因为人民对政府没有任何信任感。因此这是一场人类的觉醒,现在在美国和欧洲等所有西方国家,年轻人都在思考:统治着我们的政府是否是那一理想的政府呢? 他们亲眼目睹到那一邪恶的犹太复国主义势力在统治着他们的政府和文化,导致他们的国家所有利益全部被犹太复国主义者们的利益所葬送,他们的财富被犹太复国主义者们所掠夺,他们国家的人民变成了犹太复国主义者们的工人,整个民族被犹太复国主义者们所奴役。我认为此次在整个西方出现的普遍觉醒完全是吉祥和有利于全人类利益的。

 

问:鉴于中东地区的人口比例中绝大多数是年轻人,这场中东巨变将会对年轻一代的诉求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答:年轻人具有接受的潜力,也是社会的动力。他们的内心纯洁,同时也没有受到一些不良的政治因素和问题的影响。因此他们可以正确地思考问题。青年是所有国家的希望和栋梁之材,也是所有民族中首先对这场运动给予关注的群体。他们会对成功的民族和不成功的民族之间进行比较,并寻找自己的地位。然后为自己选择崇高的人性与人类目标。这些原则对年轻人产生着极大的影响。各民族未来的运动均掌握在青年们的手中。但是必须将年轻人引导在正确的道路上。每个社会的哲学家、宗教学者和具有爱心的领导人必须注意,切莫让年轻人被这些运动所伤害,不要使他们陷入危险之中,应该引导他们,使他们向着正确的目标方向前进。为此必须明确政策。值得肯定的一点是,年轻人在这一进程中将会占有更多的份额。

 

问:鉴于中东地区人民的诉求是深远的,阁下认为中东和伊斯兰世界的未来将是什么样的?

答:中东地区位于东西方之间,也是东西方的枢纽。人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中东地区国家处于落后状态?为什么没有取得其他人所取得的进步与发展?因为中东地区国家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是西方国家使他们遭受了屈辱,并在他们的国家扶植起了傀儡政权,同时也扶植了诸如本拉登等人。他们采取特殊的宣传政策,企图使人民陷入迷茫,从而使本国的石油资源被西方国家所占有,使油价也非常低廉。鉴于此,地区人民看到问题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地步。也就是说中东地区各民族必须抛弃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和美国及部分欧洲国家为他们制订的政策。本国政府必须来自本国人民,而不是由西方国家为他们指定。政府不应该支持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而反对自己的人民。这样的罪行现在在巴林、也门、利比亚以及部分其它国家发生。这些国家政府在西方的支持下正在屠杀本国人民。也就是说这些国家政府根本不再是本国人民的代表,这些国家政府和军队已经不再属于人民,他们用的钱是人民的,但是却隶属于外国。中东地区人民已经认清了这一事实。因此他们起来抵制这样的局面。

 

问:鉴于世界面临着经济危机,西方的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已经陷入绝境,无法对这场经济危机做出回答。伊斯兰和东方国家的思想与文化模式能否使人类摆脱这场危机呢?

答:是的,完全有这个能力。因为自由主义者们在当今世界奉行的政策并非精确的科学计划。自由主义者们奉行的市场经济计划完全是犹太人的做法。因为犹太人聚敛钱财,并通过银行和从人民上收取利息来增加自己的财富。然后再建工厂,让工人们用廉价的工资为他们工作,然后他们再高价出售自己的产品,并获得丰厚的利润。这是一个错误的配方,因为一个人夺取其他大多数人的利益,侵吞其他人的份额。自由主义的概念就是不接受任何良心。然而马克思主义所倡导的一切又走了另一个极端,波斯语有句谚语说,一个人站在房顶上,因害怕掉下去,所以就一直向后退,结果没有从前面摔下去而是从后面摔了下去。他们为了限制企业主,却把工人的权益也剥夺了。

   伊斯兰教因建立在人的天性基础上所以认为,所有人一律平等。任何一个有需要的人或是无能工作的人,必须为其提供帮助。任何人都是自己工作的主人。

   除此之外,政府必须支持无能为力者,这一经济政策是一个成功的政策,是不会失败的。所有人和每一代人都会接受这一政策。在这一政策中包含了人民所需要和期望的。这也就是伊斯兰经济,其基础是建立在公正和平等的基础之上。鉴于此,资本主义体制要么实行改革,要么将会完全从历史舞台上消失。

   因为,资本主义就意味着不择手段和使用非法资本,为了资本家的利益而不惜牺牲人民大众的利益。然而在伊斯兰经济中任何人都会劳有所得。

   今天阿拉伯国家出售石油,而石油换取的外汇则被统治者及其家族侵吞,而不是分给那些既没有住房也没有工作的穷人。这种政策其实就是在伊斯兰国家流行的西方自由主义的计划和政策。今天世人已经认识了伊斯兰经济和伊斯兰银行体系的优越性。即这种银行体系是成功的。

   今天在许多地区已经开始实施伊斯兰银行制度,我希望我们能通过这一银行体制来使世界摆脱这场经济危机。在这之中最令人关注的是,西方自由主义国家自己陷入了自己制造的这场危机之中不能自拔。

 

问:鉴于阁下曾多次访问过中国,并对中国具有很好的了解。您认为中伊两国关系如何?这两个东方文明大国在哪些领域应该更多地拓展关系?

答:今天令人高兴的是,中伊两国关系是可以接受的关系。两国在很高的水平上存在谅解。但我认为这一关系是不够的。中伊两国关系必须更加广阔,两国政府之间的谅解也应该更多,两国关系应该更加密切。目前两国关系没有达到两个大国应有的关系水平。这两个民族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两国之间不但没有不愉快的历史,而且都曾经为人类文明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现在同样能够继续为此而提供帮助。

   伊朗和中国两个民族是具有特殊天赋的两个民族。就此完全可以推广自己的科学和文化。而伊斯兰教则具有它自己的地位。

   我们尊重中国文化,他们也尊重我们的文化。这是一个在两国关系中值得肯定的积极因素。我到过中国不同省市,其中有穆斯林省市和非穆斯林省市。我感觉到伊中两国人民在精神上距离非常近。因此伊中两国政府应该更进一步密切关系,应充分利用这两个国家显著的特定,这与其它国家不同。因为中伊两国之间从没有过负面关系,也没有发生过消极的碰撞。他们相互之间既没有发生过战争,也没有相互敌对过。相反,两国在特殊时期曾相互支持和援助。因此伊中两国应充分利用两国人民获取共同利益,并创造共同利益。

  我们与中国政府在抵制来自西方威胁的政治危险方面具有共同利益。同时我们可以在未来创造共同利益。这将使两国深深地感觉到相互需求。同时这一问题将促使我们共同建立一个联盟,在其中部署军队,在感觉到有危险的时候可以共同抵御危险。有时候我觉得伊朗政府对中国政府抱有期望,也可以说有抱怨。在部分国际政策中,比如在联合国安理会关于伊朗的投票表决中,如果中国支持了伊朗,不但消除了伊朗的危险,而且也消除了中国自己的危险。西方国家是不可信的,他们从来没有真诚地对待过任何国家。现在他们认为他们的传统敌人是中国,他们千方百计企图颠覆中国政府。但是他们在此方面没有取得成功,也将不会取得成功! 但是无论如何这就说明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伊朗期望中国在这些问题上支持伊朗。 

   此外,美国的文化导致各国政府从内部依附于美国。中国这样一个具有悠久文化和文明的国家接受美国和西方文化实在可惜。中国政府必须采取的一项重要举措就是抵制西方腐朽文化,发扬和光大本民族文化和文明。因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记得曾在北京召开的一次国际会议上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对中国人民说,今天所有民族都必须追随美国文化。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中国十多亿人必须关注美国人是如何生活的,而中国人又如何生活?

   伊朗现在致力于远离西方文化,并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成功。我们坚信伊斯兰教决不敌视任何民族和国家政府。因此,在中国应该在所有领域借鉴伊斯兰的理论和观点,并充分利用本国的穆斯林人才。中国的各穆斯林民族历史以来为中国作出了贡献。今天依然在作出贡献。伊朗人民也始终站在中国人民的一边。在这之中值得我们关注的合作伙伴是中国。当然,其他民族和国家根据其能力我们也同样与他们进行合作。

   我作为一名文化界人士,我相信伊朗和中国之间的文化关系是不够的。我们必须使我们在社会学和人文学领域的观点和思想更加接近。我看到,中国许多大学教授思想非常开明。他们为了捍卫中国的认同愿意与伊朗一道在人文学领域加强合作。我们目睹到,他们已经完成了非常有益的工作。我认为,伊朗人民和中国人民是两兄弟。他们应始终保持这种关系。我希望反对中伊两国加强关系的政策无法在两国政府间制造裂缝。

注:(阿亚图拉赛义德穆罕默德·哈梅内伊教授是伊斯兰革命领袖的哥哥,并非领袖本人。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的全名是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