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五, 13 5月 2011 12:19

伊朗华语台有关叙利亚和巴林事件采访德黑兰大学政法学院教授(2011年5月13日)

自突尼斯穆斯林人民点燃革命烈火之后,人民革命的烈火在中东和北非的阿拉伯国家熊熊燃烧。但是,政治活动人士和国际问题专家们却对这场革命发生的原因作出了不同的分析和评论。在这之中绝大多数国际政治问题专家们相信,这场中东巨变发生的原因是各穆斯林民族受到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影响,并正在形成伊斯兰觉醒运动。但另外一些人士则援引在叙利亚发起的反巴沙尔阿萨德政府的抗议,宣称上述观点是不真实的同时,企图以此向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施压。就此为了对叙利亚局势和整个中东变化进行比较客观和精辟的分析,我们专门采访了权威人士和学者,请他就叙利亚目前的局势和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事件作出阐述。下面请听采访的内容。

问:首先请您介绍一下您自己和您从事的工作。

答:我是哈伊鲁拉-帕尔文,我在德黑兰大学获得了学士和硕士学位,然后在黎巴嫩国立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现在是德黑兰大学政法学院科研会成员兼政法学院主管文化和大学生事务的副院长。我始终心系伊斯兰世界问题,希望真主让我在这一道路上取得成功。

我作为筹备人和政治活动人士参加了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举行的与抵抗有关的绝大多数研讨会。此外在叙利亚也经常召开与抵抗侵略者,其中包括犹太复国主义侵略者和支持巴勒斯坦受压迫人民和真主党有关的会议,由于我对伊斯兰世界的问题感兴趣,所以我经常有幸应邀参加这些研讨会。

问:你是怎样看待目前在中东地区发生的变化?你认为发生这些事件的根源是什么?

答:真主在《古兰经》中说:我绝不改变任何民族的命运,除非他们自己改变。人民必须起来反对压迫,争取公正。鉴于西方世界所具有的殖民主义精神,因此,无论是在十字军战争时期,还是近代发生的战争中,他们都致力于利用和殖民伊斯兰世界。英国有一句名言说“分而治之”。殖民主义者们始终在致力于推行这一政策。在奥斯曼帝国时期伊斯兰力量当时是世界的一支巨大力量。西方对这一伊斯兰民族的团结和巨大力量感到畏惧。因此他们竭尽全力地执行分而治之政策。最终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取得了成功,并将这一巨大的力量——奥斯曼帝国消灭。随之扶植起了许多自己的傀儡政权。比如伊朗的礼萨汗国王、土耳其的阿塔图尔克,以及伊斯兰世界其他国家,如埃及的纳赛尔,并由纳赛尔提出的泛阿拉伯民族主义思潮等。这是伊斯兰世界过去的状况。直到在伊玛目霍梅尼领导下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成功,不但使伊斯兰世界,而且也使世界发生了变化。甚至使得部分人被迫表面上装出一幅向着伊斯兰改变的样子。伊玛目霍梅尼和伊斯兰革命的教导是前所未有的。甚至伊斯兰国家人民都将伊玛目霍梅尼当作自己的领袖。鉴于此,西方世界和阿拉伯的统治者们感到危险,他们看到一个什叶派人士成为了世界穆斯林的榜样,而他们是绝不会让什叶派人士成为穆斯林学习和追随的榜样。为此他们做出努力,企图为世界穆斯林树立榜样,鉴于此,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便在西方和阿拉伯统治者们的共同努力下应运而生。

在此之前,阿拉伯国家没有认同,他们的青年人没有认同感。他们的统治者们是依赖于西方势力的傀儡和腐朽专制的家族统治政权。

因此那时在阿拉伯世界不存在值得人们学习和追随的伟人。与此同时,另一些穆斯林却以伊玛目霍梅尼为榜样,并且在伊斯兰革命领袖的英明领导下战胜了阿拉伯长达60年的时间都无法战胜的敌人。最终他们得出了这一结论,即:拥有一个良好的领导人可以战胜敌人和殖民主义者。因此,他们以哈桑-纳斯鲁拉为阿拉伯世界的领袖。而哈桑纳斯鲁拉则追随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

问:部分政治家们认为中东地区近来发生的变化是美国一手策划的阴谋。您怎样看待这一问题?

答:此话没有任何根据。伊斯兰革命领袖和伊朗三司领导人以及各宗教权威对这一问题的立场是非常明确的。当然,任何时候都会有一些人发表一些毫无根据的无稽之谈。在美国所追求的目标中民主对美国没有任何利益。当他们受到压力时,他们才被迫采取有利于人民的立场。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是站在人民的一边的话,那他们就一定会支持和站在巴林人民的一边。

事实上,即便是现在最听美国话的人掌握埃及政权,对于美国来说也无法像穆巴拉克那样。这就是人民运动产生的影响力。稍作研究就会看到,在埃及人民革命之初,美国采取了多个立场。起初支持穆巴拉克。然后又采取中间立场,然后又支持人民,最终不得不让穆巴拉克下台。

问:地区革命的群众性是否在叙利亚最近发生的事件中得到了验证?

答:叙利亚与其它国家完全不同。不应将叙利亚和埃及、利比亚、巴林、也门、约旦等国相提并论。叙利亚从人口结构和政体方面都与其它国家不同。叙利亚74%的人口为逊尼派,15%为阿拉维派,10%为基督教徒,1%为什叶派。叙利亚政府是一个世俗主义政府,也非反伊斯兰政府,同时也不是伊斯兰教的宣传者。但是,与此同时却奉行着反以色列和反侵略者的政策。叙利亚位于反以色列最前线的国家。在前领导人哈菲兹·阿萨德时期也如此。真主党在黎巴嫩的南部地区,如果真主党得到加强和巩固,在这之中对其产生影响的一个因素就是叙利亚。叙利亚是包括哈马斯伊斯兰抵抗组织在内的巴勒斯坦抵抗组织的支持者。叙利亚并没有和以色列妥协。但是叙利亚需要内部改革。

问:但是,你认为叙利亚最近发生的事件不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推理是什么?

答:早在这一事件在叙利亚发生之前我已经说过,美国、沙特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以及那些和叙利亚关系不好的逊尼派组织将在叙利亚制造祸患。美国、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和黎巴嫩的3月14日集团都在致力于首先使叙利亚与黎巴嫩断绝关系,以便使黎巴嫩被弱化,真主党无能发挥现在的作用。因为,黎巴嫩一面在以色列的旁边,另一方面在以色列所控制的地中海的旁边,另一面在叙利亚的一边。如果叙利亚被美国所控制,那么黎巴嫩将完全与外界失去联系。第二,伊斯兰抵抗运动和杰哈德运动是以色列的一大威胁,届时他们全部会被从叙利亚驱赶出去。第三如果叙利亚新上来的政权与伊朗断绝关系,即便是不断绝关系,也不再和伊朗同仇敌忾。因此,叙利亚的政权和埃及、巴林、也门、利比亚完全不同之处在于:虽然他不是伊斯兰政府,也不宣传伊斯兰教,但是却是伊斯兰抵抗力量的支持者。在其他国家群起而攻击伊朗的最艰难岁月,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及其领导的政府支持了伊朗。当召开塔伊夫会议,部分阿拉伯国家领导人说两伊战争是伊朗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战争时,哈菲兹阿萨德站起来说:胡说八道!明明是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战争。当约旦前国王侯赛因准备与出兵支持萨达姆向伊朗发动的战争,哈菲兹阿萨德陈兵叙利亚和约旦边境地区,迫使约旦撤军。当然,叙利亚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支持伊朗和巴勒斯坦抵抗组织,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问:你认为叙利亚的人民运动是否会取得特殊的反政府结果呢?

答:在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时期和巴沙尔担任总统初期,叙利亚没有一辆出租车上没有粘贴哈菲兹阿萨德的画像。在阿拉伯国家即便是在人们的头上挂上一个气球他们也会追随。阿拉伯人不像伊朗人这么政治化,也没有如此多的诉求。在叙利亚既是一党专政而且也非常封闭。但是也许有可能会开放这一环境,出现多个政党。此外,在叙利亚政府不像其他阿拉伯国家政府那么腐败。现在在叙利亚执行颠覆叙政权计划的是沙特的班达尔·本·苏里坦亲王。班达尔·本·苏里坦·本·阿卜杜阿齐兹担任沙特驻美国大使达22年之久。现在是沙特国家安全最高委员会秘书。他所制定的计划是:在叙利亚的拉塔基亚市使几个逊尼派人士被杀害,并将其嫁祸于阿拉维派人士;在德阿市让占绝大多数的逊尼派人士杀害占少数的阿拉维派人士,在哈勒波市让部分阿拉伯人杀害部分库尔德人,在其他城市让其他人杀害什叶派人士,最终使叙利亚的政权陷入危机和动荡不安之中,被迫向其提供好处或是下台。

问:鉴于伊斯兰革命领袖表示地区将会发生更多的变化,您如何分析这句话?新的变化将会出现吗?

答:伊玛目霍梅尼在任何事情未确定之前决不会说出来。他关于埃及和其他国家的预言都得到了验证。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并不比伊玛目霍梅尼弱。他们的分析与其他人的分析不同。这是真主的许诺。真主的许诺一定会实现。殖民主义者们在地区已经遭到了失败,局势再也不会返回到以前。

问:您认为下一场变化将在哪个国家发生?

答:我认为,阿尔及利亚有这个可能,因为伊斯兰觉醒已经在该国发生。我觉得阿尔及利亚要比埃及更成熟。另一个国家是摩洛哥。但是沙特并非如此,如果巴林的革命取得结果,将会对沙特产生影响。在其他国家,如卡塔尔和阿联酋,因这些国家的人均收入很高,人民非常有钱,因此人民目前尚没有追寻革命的需要。但是沙特是一个非常封闭和没有任何民主的国家。由于美国和西方的利益与沙特交织在一起,因此他们竭尽全力地在支持沙特现政权。因为,在沙特实行民主制不利于美国的利益。否则,沙特将会比其他任何国家最先面临人民革命和起义浪潮的巨大冲击。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