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三, 02 3月 2011 09:12

伊朗华语台对姚继德博士和吴成博士的采访(2011年3月)

伊朗国际广播电台华语台采访

中国云南大学教授,中东问题专家姚继德博士

 中国河南示范大学教授,中东问题专家吴成博士

1.记者:最近有消息说,美国之音将停播中文广播和卫视节目,您认为中美之间的政治关系在多大程度上对美国领导人做出这一决定产生了作用?

姚答:是的,我也注意到了这个消息,就是隶属于美国国务院,创办于1942年,拥有69年近70年历史的美国之音(英文叫做The Voice of America,简称VOA),因为美国广播事业局经费预算的严重短缺,将于今年10月1日起停播其普通话和粤语广播及电视节目,仅仅保留其中文网站,中文部也将大幅裁员。事实上,美国之音中文节目停播有经济和技术两个主要原因。经济原因就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导致美国广播理事会运行经费的不堪重负,因此作出裁减包括中文节目在内的多个语种节目的决定。二是技术原因,我们知道广播这种传统的传媒样式不仅在发达国家,而且在当今许多发展中国家里已经成为众多媒体中一个的“弃儿”,人们更钟情于快捷而方便的网络和电视,今天的中国网络和电视极其发达,早已成为人们获取世界和中国自身信息的主要渠道,网络早已取代了广播,广播受时空限制,网络则超越了时空,这是美国之音不得不停播的一个技术原因。但是,我想VOA中文节目的停播也与中美两国之间政治关系的现状有着必然的联系,具体来说就是:随着过去30年来中国全方位的对外开放和综合国力的快速提升,中国在联合国等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地位迅速提升,话语权日益增大,已经成为多极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中的重要一极,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美国这个国家是世界上最务实的国家,现实主义的内政外交政策一直它立国200多年来所奉行的一条最为重要的原则,面对拥有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国这样一个的全面崛起,美国政府必须回归到这条立国的重要策略——现实主义上来,它必须充分面对并尊重中国和平崛起的这种现实,在所有地区和国际重大事务中,都不得不认真倾听来自中国的声音,世界大家庭也更喜欢直接倾听来自中国的声音,中美关系已经是一种政治上的平等关系。一句话:中美两国作为当今能够对全球事务产生重大影响的关键性大国,尽管彼此之间随时都在为维护各自的经济政治利益而吵吵闹闹,关系时好时坏,但两国对世界事务的影响已经迫使双方的政治关系到了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因此从这个角度说:美国之音中文节目的寿终正寝,正是对中美两国政治关系现状和未来趋势的一种无奈选择。

吴答:在我看来,美国之音停播中文广播和卫视节目,它与中美之间政治经济的发展的关系并不明显,而是由于美国在新形势下,看到了自己的尴尬。或者说,是奥巴马调整他的政策的结果。也就是说美国看到了亚洲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2.记者:美国之音停播中文节目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姚答:说到VOA中文节目停播的真正目的,我想除了不得不停的上述两大主要原因之外,就是想集中有限财力来加强其对华宣传的网络战,以这种科技含量极高但成本低廉有效的宣传方式来企图达到其一贯的对华输出美国和西方所谓的价值观,进而实现冷战以来的几代美国反华政客所梦寐以求的“和平演变”图谋。

吴答:在我看来,美国这么多年对中国的负面宣传,丑化中国,或者是对中国的宣传,并没有达到它的预期目的。比如说,歪曲报告,西方的这些媒体往往围绕着中国的一些阴暗面,过多的报道,更重要的是像2008年的3.12事件,还有2009年的7.5事件,它有意识的进行篡改新闻,进行丑化,进行报道。慢慢会使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西方媒体的虚假性。第二,它做这样的一些宣传,慢慢的失去民心,达不到他的效果。另外一点,现在新媒体的变化,美国之音它的听众主要是年轻人,而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使用于网络。美国虽然停播了中文的节目,但是它并没有放弃通过互联网对中国的宣传。另外,我们还要提到一点,在2006年4月5号,美国的布鲁金斯协会举行了一个有关美国对伊朗政策的研讨会,在这个会上,有两个学者,还有一个实业家,这三个人基本上是提到了同一个观点,美国对伊朗不要硬碰硬,与伊朗缓和关系,借着缓和关系让伊朗的反对派,伊朗民众起来推翻现政府,结果到2009年,伊朗的大政危机,实际上它跟美国的政策是有一定联系的,所以我们今天对于美国表面上看似对中国的丑化也好,宣传也好,表面并不是淡化了,但是要防着它,有这一招来对付中国,所以我感觉到了对于这样一个政策来讲,适当的警惕,要观察,不能把每个人的好意误读了,但是还要防止表面上看似好意的背景下,采取另一种招数把国家和民族搞乱。

3.记者:您认为他们能实现自己的目的吗?

姚答:很显然,美国的这一企图是无法实现的。原因很简单:第一,中国作为一个世界级的文明古国、文明大国,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了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足够智慧和思想,这些思想智慧沉淀并浸透在了中国各族人民的传统文化与价值观之中,这种积淀有5000年以上的历史,不仅自身具有强大的自我更新机制,而且其影响还波及了世界,尤其是在东亚社会,形成了包括日本和所谓的亚洲四小龙在内的“儒家文化圈”或以新加坡为典型代表的东亚现代化模式,不是谁能改变的;第二,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善于从自己的历史和世界其他民族的成功发展经验中学习借鉴的一个优秀民族,邓小平先生晚年总结过,他告诉我们说要继承和借鉴全人类文明中的精华,来为中华民族的新一轮伟大复兴服务。这是中国当代政治领袖对这种智慧的再度重申。其次,中国的历史,尤其是改革开放33年来的成功实践也雄辩地证明:中华民族能够吸取历史教训,能够迎难而上,多难之后反而能够兴邦,选择民族复兴的发展道路。一句话,我们中华民族自古就有拿来主义的谦逊博大的胸怀,有足够的智慧、足够的价值体系和足够的价值观来支撑中华民族自身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等领域周而复始的复兴,我们不需要机械而被动地全盘照搬什么模式,更不需要谁来充当我们的教师爷!

吴答:在我看来,美国不管用什么样的招数,只要它用仇视的眼光来看待世界上的其它的民族,其它的国家,他不管采取什么样的招数,可以说都不能达到它的目的的,因为今天的世界是一个文明交往,全球化的时代,而交往和全球化是要互相吸收对方的优点,完善自己,发展自己,这样才能实现双赢,实现民族利益的最大化,而把其他民族看作是自己的敌人,在背后做一些小动作,这样只会使自己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更孤立。

4.记者:美国之音停播自己的中文广播和卫视节目,是不是标志着美帝国时代的结束?

姚答:我个人以为我们完全可以这么来理解。众所周知,隶属于美国国务院的“美国之音”自1942年创建以来,它经历了二战的胜利、前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等重大事件。而它的中文部则是白宫在中国灌输美国价值观的重要“喉舌”,向来备受美国和西方所有反华力量的重视。换言之,“美国之音”诞生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成长并辉煌于冷战期间,本身就是意识形态主导下的世界冷战的一个产物,而这场冷战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终结,当今世界早已跨入需要和平共存的崭新的21世纪,因此,它的寿终正寝必然标志着这个特定时代的结束,也就是我们国际关系学界常说的冷战终结后“一超独霸”的这个美帝国时代的结束。另外我还要补充的是,英国著名媒体BBC的中文广播节目也宣布要关闭了,其原因和道理与美国之音完全一样,它是一个帝国时代终结的标志。

吴答:在我看来,单从这件事还不能判定美帝国时代的结束,美帝国时代结束不结束,实际上他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就是美国是不是认识到了帝国主义政策已经成为世界所有爱好和平者的反对,需要转向。在文明交往的全球化时代,要放弃帝国主义政策是美国人的最佳选择,所以它今天停止了对中国的中文广播,如果对于其它国家也采取这样的政策,这就说明美国它有一个很大的进步,如果仅仅是对中国,如果是改变策略的一种方式的话,美国还是在进行它的帝国主义政策,这是从美国这方面而言,但是整个世界随着第三世界得崛起,随着一些新兴经济体的崛起,美国的帝国时代的结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肯定是要结束的,但是单从这样一件事看来不是很明显。

5.记者:您怎样评论最近北非(突尼斯和埃及)发生的政治变化?

姚答:我个人认为,这场发源于北非突尼斯,并迅速波及邻国埃及、利比亚等整个阿拉伯世界十余个国家的所谓“茉莉花街头革命”,确实是阿拉伯各国自独立以来主要由于内部政治独裁、官员腐败、体制僵化、贫富严重不均、通货高涨、失业率居高不下,最终导致民不聊生而引发的一场社会政治运动。它的爆发具有戏剧性、突然性、意外性、普遍性、参与群体多元化和无组织性等几大突出特点。我的初步判断是:这场突发的政治运动对中东地区的所有阿拉伯国家和非阿拉伯国家的政府、政党、社会,美国、以色列和西方的中东政策、地缘政治利益都构成了严峻挑战,必将改变未来的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导致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的重新组合。影响及其深远,它将如何发展?又将如何收场等问题,我们都在密切关注、跟踪、分析和研究之中,目前要作出任何肯定的判断都为时尚早。

6.记者:现在突尼斯和埃及发生民众抗议浪潮在波斯湾和部分阿拉伯国家上演,请问这些国家发生的变化在多大程度上说相似的?

  姚答:我认为这场社会政治运动波及到的这些国家确实存在许多高度相似的诱因:就是家族式或家天下的长期政治独裁统治、任人唯亲的吏治腐败、官员聚敛国家财富的极度腐败、社会制度僵化、由此导致社会财富的高度集中、贫富严重不均、受美国金融危机影响的高通货膨胀率、青年人的高失业率,民不聊生,最终导致动荡。中国唐代著名宰相魏征有句名言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深刻揭示了任何政权与百姓民众之间这种辩证关系的本质。我认为这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铁的定律。谁违反了这条定律,谁就要承担其责任和后果。这场政治运动的爆发,再次印证这条铁的定律。我在此要特别强调的是:我们从媒体曝光的突尼斯前国王本·阿里家族和穆巴拉克家族在海外所拥有的巨额财富与普通百姓生活水准之间的巨大落差,实在令人吃惊!作为穆斯林国家的当政者,他们本当模范地遵循《古兰经》中的“代治者”的角色,自觉地指导和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真正实践和体现伊斯兰教“穆民皆兄弟”的政治和社会理想,但事实证明他们都违背了这些原则,因此被人民耻辱地抛弃了!这是他们个人的悲剧,但却是历史的必然。因此,若要更客观观察分析这场政治运动的话,我们还必须从伊斯兰传统的政治原则中去思考它的必然性与合理性。我认为中东所有国家的政府、政党和民众都迫切需要进行这种理性的反思。

吴答:对于埃及和突尼斯的局势变化,现在又蔓延到了利比亚,我感觉到,在上一次的采访中,我已经谈到了我对这个事情发生所持的看法,我感觉到,不管是突尼斯的阿里也好,还埃及的穆巴拉克也罢,实际上他们在这个运动中,我感觉到他们还表现出来了一种不把民族陷于灾难,陷于动荡、陷于混乱这样一个政治家的大度,而相对来说,今天利比亚的形势还不太明朗,卡扎菲相对于穆巴拉克和阿里来说,远比不上这两个人,这也可以看出来,这是第三世界国家和穆斯林国家整体进步的表现,在关键时候,该放手时就放手。

 

7.记者:鉴于中国强劲的经济发展势头以及中国政府近些年来为实现社会公正和消除歧视现象所作的努力,您认为突尼斯和埃及发生的变化会在这个上演吗?

  姚答:中东地区正在上演的这场社会风暴不可能在中国出现。道理很简单:这些国家的政治体制、社会制度、经济发展水准、民生状况等与中国绝然不同。中国哲学经典《易经》中有句名言说:“变则通,通则久。”它要揭示的就是宇宙万物包括人类社会都始终存在于生生不息的变化之中这一重要哲理,所谓的“易”就是永恒的变化。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实行了33年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从执政理念和哲学根源上来讲,正是遵循了这条亘古不变的辩证原则,“改革开放”就是当代中国社会最需要的“变通”,用它来全面地推进自己的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等各领域的不断改革,因此取得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当前中国强劲的经济发展势头以及中国政府近年来为实现社会公正和消除贫困、贫富差距做出了不懈努力,在惩治官员腐败,缩小贫富差距,依法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提高百姓福祉等关乎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诸多方面同样取得了举世公认,并得到了中国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拥护。不可否认,中国目前的改革进入了一个重要的转折期,确实积累了一些改革过程中必然出现的问题和矛盾,但可喜的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正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凭着中华民族自身的智慧正在逐步解决之中,全国各族人民正在矢志不渝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自信地迈入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最后我想说的是,伊朗人民与中华民族一样,拥有悠久的历史、丰富的文化遗产和深厚的哲学智慧,只要我们都秉持“变则通,通则久”的改革开放的积极心态,就能从容走出一条自己国家发展进步的成功道路,在世界民族之林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吴答:没有可比性。现在中东的局势的发展推断说,对中国的影响不大,因为可以说在中国现在消除歧视现象,主张工农公平,实现了一些大的措施,可以说对中的稳定、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另外可以说,导致今天北非、中东政局动荡的这些原因、因素,在中国并不存在,中国在发展的过程中,有很多问题,要看这些问题的背景,我们中国的改革开放用了30多年时间,走过了西方上百年,甚至是数百年走过的路,这就等于说是把别人300年、200年、100年的问题浓缩在了30多年里边了,所以看起来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大的,比较多的,但是跟你的发展一比,你的发展更快,你的成就更大,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稳定发展,因该说这是一个主流,不管是内部的因素还是外部的干扰,可以说是影响不了的。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