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三, 09 12月 2015 12:30

浅谈伊斯兰革命领袖再次致信西方青年(1)

浅谈伊斯兰革命领袖再次致信西方青年(1)

 

伊斯兰革命领袖再次使西方青年成为自己情感真挚、警醒后人的信函的受众。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大约10个月前在西方爆发伊斯兰恐惧症浪潮之后在一个史无前例的举措中向西方青年发出一封公开信,呼吁他们要具有自由思想,直接而不是通过第三方了解伊斯兰教。伊斯兰革命领袖在其历史性信函中呼吁他们要从第一手资料例如从《古兰经》和穆圣生平中去理解伊斯兰教,而不是西方各大媒体所介绍的伊斯兰教和穆斯林。在法国首都巴黎最近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之后,伊斯兰革命领袖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宗教领袖再次使西方青年成为自己的受众,以便向他们传达伊斯兰教寻求真理和自由思想的信息。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最近致西方青年的信函中谈到了法国首都巴黎和全世界其他地区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伊斯兰革命领袖在信中指出:“任何具有良知和人性的人在看到这些镜头时无不感到痛心和悲伤。这些悲惨事件无论发生在法国,还是发生在巴勒斯坦、伊拉克、黎巴嫩和叙利亚,都会令15亿穆斯林感到痛心疾首。并对这些灾难的制造者们感到深恶痛绝。但问题是,如果我们不能把今天的悲痛化为创造更美好更安宁明天的力量,所有这些都只能变成毫无意义的悲痛的回忆。我坚信:只有你们年轻一代有能力从今天的不和谐局面中吸取教训,能够为自己开创出一条通向未来的充满了光明的康庄大道,并屹立在西方今天彷徨的不知所措面前。”

当地时间2015年11月13日晚9时左右,法国巴黎第10区、11区以及法兰西体育场附近发生了至少6起枪击和3起爆炸事件,恐怖袭击造成130人死亡,368人受伤。随后,法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此次发生在巴黎的恐怖事件是继二战之后最可怕的一次袭击事件。在此次袭击事件发生后,达伊沙恐怖组织宣布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西方的宣传喇叭没有谈到该恐怖组织的真实本质,而是再次敲响了伊斯兰恐惧症的战鼓,并将矛头对准穆斯林。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谈到恐怖主义问题是西方和东方的共同麻烦时对西方青年说:“必须要知道近来发生的事件所造成的不安宁和混乱,这与伊拉克、也门、叙利亚、阿富汗人民近年来承受的痛苦无法相提并论。首先,伊斯兰世界在广泛范围内和很久以来一直遭受着恐怖暴力的迫害。第二,令人遗憾的是,这些暴力始终得到着列强们的不同支持。”伊斯兰革命领袖还谈到了美国在缔造、加强、武装基地组织、塔里班武装和追随其的邪恶组织中所发挥的作用,并对西方国家与地区公认的离经叛道的恐怖主义的支持者狼狈为奸提出批评。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谴责西方对伊斯兰世界觉醒运动持双重标准的同时指出,西方的另一典型的矛盾政策就是巴勒斯坦问题。他强调指出:“如果欧洲人民最近几天躲避在自己家中,避免到人多的公共场所。那么巴勒斯坦的一个家庭躲藏在自己家中也无法幸免于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战争机器的杀害。犹太复国主义政权每天都在将巴勒斯坦人的家园和果园及农田夷为平地,甚至连让他们收拾一下家里的物品或收割自己已经成熟庄稼的时间都不给他们。巴勒斯坦妇女和儿童遭到殴打和辱骂,他们的家人被打伤甚至被抓去遭受酷刑的折磨,所有这些罪行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伊斯兰革命领袖对面对这些野蛮行径而丧失良心提出严厉谴责。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表示,美国和西方国家近几年来向伊斯兰世界发动军事侵略导致无数人丧生,这是西方矛盾逻辑的另一典型事例。他强调指出:“难道把一个国家毁灭,把其城市和乡村全部夷为平地,然后再对他们说,你们不要把自己当成受压迫者?!与其让他们不理解,让他们忘掉灾难,难道真诚地向他们表达歉意不是更好吗?近年来,持双重标准和带有华丽面具的侵略者们给伊斯兰世界带来的灾难远胜于给他们造成的物质损失。”

在令人怀疑的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以打击基地组织为借口对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袭击,超过150万平民在长达14年的战争中丧生,这些国家的基础设施被摧毁,但是基地组织是如何出现的?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一次会议上承认:过去,我们曾与基地组织进行合作,今天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与我们进行战争的那些人正是20年前由我们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因为我们在与前苏联的战争中使用过他们。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致西方青年的信函中强调,只要恐怖主义的强大支持者们依然把恐怖主义划分成好的和坏的,只要各国政府把利益置于人性价值和道德价值之上,暴力的根源就不要到其它地方寻找。

伊斯兰革命领袖在批评西方对其他国家的文化发动软的无声的袭击时指出:“我认为将西方文化强加给其他民族和蔑视其他独立民族文化的行为完全是无形的极为恶劣的暴力行为。蔑视丰富的文化并亵渎其精髓,同时又向其移植根本没有任何基础和价值的文化,这不但是不可接受的,而且还是一种严重的沦丧。”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表示,“暴力”和道德上的“放荡不羁”已经成为西方文化的主旋律。他在信中写道:“如果我们不接受暴力的道德沦丧的恶劣文化,我们就犯罪了吗?”伊斯兰革命领袖在强调文化交流的重要性时表示,如果交流变成了侵袭和强加,这必将带来重大损失。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认为,达伊沙恐怖组织正就是这种舶来文化产生的恶果。伊斯兰革命领袖强调,如果达伊沙恐怖组织真是因为信仰问题产生的,那么早在殖民主义时代之前这种现象在伊斯兰世界出现才对。然而,历史证明根本不是因为信仰问题。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写道:“怎么可能在一个最讲道德,最人性化且正告人们‘妄杀一人等于杀害全人类’的宗教中产生诸如达伊沙这样的垃圾呢?!”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致西方青年的信函中写道:“我希望广大青年应基于一个正确的认识和利用良好的经验基础,建立一个与伊斯兰世界展开正确体面互动的平台。在这种情况下,很快你们就会发现:建立这样的平台,不但会给其建设者们带来安宁和信任,而且还会给他们带来安全与稳定。同时也将使他们对自己光明的未来充满希望!”

伊斯兰革命领袖最近致西方青年的信函及其之前的信函在世界各大媒体中引起了广泛反响。尽管推特网在采取的鲁莽举措中封锁了那些关注该信函的推特用户的账号,但是此举只会使更多地青年关注该信函。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艺术家、政治活动家克里斯-埃尔德里奇在阅读伊斯兰革命领袖致西方青年的信函之后写道:“这封信写得非常好,重点非常突出,语言优美,措辞得体。在这封信函中没有空谈的痕迹,这封信致力于为停止屠杀而提出新的、截然不同的证据。停止杀戮应当在全世界每个角落得以践行,但是仿佛不会被人们轻易地去理解。在这封信函中明确指出:和平和尊重他人是穆斯林宗教信仰的一部分。”

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浅谈伊斯兰革命领袖再次致信西方青年》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