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日, 12 7月 2015 12:41

对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欧美青年信函的反思(5)

对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欧美青年信函的反思(5)

 

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继续为大家阐释伊斯兰革命领袖致欧美青年信函的另外一些要点。

在之前的节目中,我们谈到了这封信函所强调的部分核心思想,如:为何要关注欧美青年,呼吁欧美青年思考并寻求真理,以及这封信函在西方思想家、政治家和美国青年中所产生的反响。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继续为大家阐释西方世界攻击伊斯兰教的事件层出不穷的原因。

伊斯兰恐惧症问题是伊斯兰革命领袖信函中强调的最重要内容之一。他在该信函中说:“我想跟你们谈谈伊斯兰教,尤其是在苏联解体20多年来,给你们灌输的伊斯兰教形象已被蓄意歪曲,向往和平的伊斯兰教被丑化成可怕的敌人,从而导致许多人对伊斯兰教产生恐惧感。非常遗憾,这种丑化伊斯兰教宗教形象的做法在西方政治史上由来已久。在此我不想谈论到目前为止灌输给西方人民的各种“恐惧症”,你们自己回顾围绕西方历史的批判性研究,你们会看到西方政府在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交往史中充满了歧视和欺诈。欧洲和美国应当对奴隶制时期、殖民主义时期,以及对有色人种和非基督教徒的欺压感到羞愧。西方国家的研究家和历史学家对天主教和新教之间以宗教的名义或是以民族主义为名而在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挑起的流血战争感到耻辱。”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回顾西方国家以种族和宗教为借口欺压其他民族的历史后说:“现在我想让你们问自己,民族歧视和恐惧症在西方社会由来已久,但现在为何对伊斯兰和穆斯林的仇恨与恐惧前所未有的日益加剧呢?为何今天的世界列强致力于把伊斯兰教边缘化和使之处于被动呢?难道是伊斯兰的价值观阻碍了他们称霸世界的计划,还是列强企图用丑化伊斯兰来保障自己的利益?首先,我希望你们对西方国家抹黑伊斯兰教的动机进行深入研究。”

对待穆斯林和伊斯兰以及反伊斯兰的问题在西方世界不是一个新鲜的现象。伊斯兰教在其出现的前几个世纪中从意大利和法国到西班牙的不断传播使得该天启宗教的反对者们开始思考抵制伊斯兰教取得发展。在11世纪到13世纪,基督教徒对穆斯林宣战,十字军战争使得西方与伊斯兰和穆斯林的冲突进入了新的领域。但是在19到20世纪,伊斯兰世界出现的萧条减少了反伊斯兰组织的担忧。

从20世纪末,尤其是随着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伊斯兰世界进入了一个评估其认同的一个新的阶段。21世纪开始正逢9·11事件爆发。这起可疑的暴恐事件及其所产生的后果使得反伊斯兰和伊斯兰恐惧症思想在西方世界大肆蔓延。2011年发生的9·11事件、2004年3月份发生的马德里火车中心站点发生的爆炸、2005年发生的伦敦地铁站炸弹爆炸案等,这一系列的恐怖爆炸案都被贴上了穆斯林的标签。西方社会反穆斯林组织像其他一些排外主义和种族主义等组织一样带有暴力倾向。欧美社会发生的各种事件,其最大的受害者就是穆斯林和那些带有伊斯兰标志的人。这些暴力举措甚至还导致穆斯林失去了生命。这种反伊斯兰的倾向在欧美社会政治领导人和宗教领袖的讲话和立场,以及影片、书籍和新闻中均显而易见的体现了出来。在这之中,在大部分恐怖事件中,尤其是与穆斯林有冲突的事件中,在没有经过任何调查和研究情况下就擅自将肇事者称为穆斯林。

应在让西方人认识伊斯兰教的情况下在西方寻找伊斯兰恐惧症现象的根源 。巴勒斯坦裔思想家埃德瓦尔德·萨伊德在《东方学》一书中就“东方学中的文化和力量的关系”进行了详细的研究。他认为,研究东方学的活动正是在帝国主义控制伊斯兰世界大部分领土之时形成的。西方没有致力于理解和发现东方,而是企图开发和塑造东方,以便借此加强西方的认同。事实上,很多欧洲东方学家没有真实地向西方人阐述东方的文化和历史特点,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来阐释东方,以保障西方的利益,并加强西方在其他民族面前的认同基础。

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在这封信函中还谈到了西方“另外一些莫须有的恐惧”。他认为,这是西方政客们欺压性谋取利益的手段。很多东西方思想家都认为,西方为加强其认同的基础需要敌人。西方人的这种策略需要树敌,以及加剧西方人和非西方人之间的对立。共产主义和前苏联在西方人眼中扮演着这种恐惧和憎恶的“敌人”的角色,因此在苏联解体后,伊斯兰世界便成为了西方所需要的这种可怕和受憎恶的“敌人”的对象。在这之中,伊斯兰世界被丑化为僵化、非理性、犯罪、落后和暴力的代名词。因此,西方有影响力的观察家们不遗余力地使出浑身解数,企图让西方社会害怕穆斯林,以便在这种恐惧的阴影下落实他们的霸权主义目的,并为其所有非人性的行为做出狡辩。西方媒体也不遗余力地通过一些消极和刺眼的词汇来形容伊斯兰教,他们企图以此让其他人尤其是西方社会如此看待伊斯兰教和穆斯林。他们认为,伊斯兰世界是落后且对西方价值观构成威胁。因此,在这些观点中,伊斯兰教应是被控制的一种可怕的现象。大部分西方人对伊斯兰教和穆斯林了解甚少,这种无知为接受占主导地位的谬论创造了条件。

伊斯兰革命领袖在一次讲话中就西方霸权主义势力在各民族中间扩大憎恶感说道,西方领导人借助战争来继续维护他们的霸权主义和殖民主义势力,而战争对于他们而言就是掠夺财富的工具。武器伤财害命,各民族挥霍财富大肆购买武器,并生产昂贵的武器,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庞大集团的巨头们不择手段聚敛财富并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这种无知、狂妄傲慢的体制对人类构成危险。令人遗憾的是,这种体制却控制着人类,并使人远离了一神论信仰的道路。

鉴于此,也就是说,西方为维护其认同和权力需要树敌,西方国家所宣扬的伊斯兰教的画面有着各种版本的解读,如,他们宣称,伊斯兰教是落后和野蛮的宗教,与其他宗教不同,伊斯兰教是冷血、有暴力倾向以及支持犯罪和恐怖主义的宗教。最后导致针对穆斯林的暴力袭击成了正常和逻辑的事情。事实上,在该框架内,对穆斯林发起的战争今天已经成为了确保西方认同的一部分。

犹太复国主义分子是伊斯兰恐惧症现象中最大的受益者。他们把西方社会存在的反犹太人思潮变成了反伊斯兰教,他们自己却生活在安逸之中。于此同时,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利用这一气氛以最卑鄙的方式野蛮地镇压巴勒斯坦受压迫人民。他们扩大反伊斯兰思潮体现了其在西方社会非人性的举措。

生活文化中心是由欧洲各大学的数名教授和大学生创建的一个文化机构。该中心的活动人士认为,抵制僵化思想以及极端和非人性的社会反应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在伊斯兰革命领袖的信函发表后,该中心在解读该信函的同时写道,在该信函中批评西方媒体对这封信函的内容进行审查。并说,主导西方的媒体自以为,通过对伊斯兰教进行片面的刻画就能够从伊斯兰教读懂我们的思想,并迫切地希望将我们赶尽杀绝。

显而易见的是,伊斯兰革命领袖的信函是对当代局势审时度势的一种剖析。这封信函针对的对象是99%的人,同时要求他们忽略那1%的人有组织制造的荒谬声称。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