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六, 17 11月 2012 11:26

先知穆罕默德的故事(73)

先知穆罕默德的故事(73)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们好!现在是本台每周一期的“先知穆罕默德的故事”系列节目时间。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为你讲述伊斯兰伟大先知的生平事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在上期节目中我们讲述了安马尔一家遭受迫害的故事,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为您讲述比拉勒遭受多神教徒迫害的故事。

夏天滚烫的太阳刚刚升起来,伍麦叶·海莱夫就来找比拉勒。

比拉勒知道对他的新一轮折磨将比上一次更加残酷。因为在他的主人阿卜杜拉·朱德安对他的折磨没有结果、未能迫使他放弃追随先知穆罕默德之后,以残酷无情出名的伍麦叶奉部落首领之命开始折磨比拉勒。

比拉勒想到他将遭受的折磨时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但是他除了接受伍麦叶和白尼·朱马赫部落其他贵族的要求或者誓死坚持自己的信仰之外别无选择。

伍麦叶拉着拴在比拉勒脖子上的绳子朝小巷走去,比拉勒不得不跟着他走过去。后来他们穿过了巴塔哈地区边上干枯和燥热的道路。

比拉勒一边走一边思考自己的状况:他就象一头牲畜一样被自己残暴的主人拉着走。

事实确实是这样,在部分人如伍麦叶看来,一个奴隶的价值有时还不如一头牲畜。

想起自己悲惨的命运,比拉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愤怒的神色,他不由自主地恨的咬紧了牙。的确,为什么部分人如伍麦叶·海莱夫、阿卜杜拉·朱德安、阿布·哲赫勒、阿布·赖海卜和阿布·苏福扬等人就能享受那么优越的地位、财富和自由,而另一部分人如比拉勒及其兄弟姐妹和父母为什么就应当终身做奴隶、受折磨呢?

这是什么规定?为什么就允许第一部分人数十年前把他及其父母从埃塞俄比亚运到这里,要求他们为第一部分人创造财富,并随心所欲地虐待他们?!

比拉勒仔细地想了一下,在他二十五、六年的生活中从来没有享受过甚至一个小时的自由和安逸生活,因为他是奴隶出身。在他出生时,他父亲拉巴赫和他母亲哈马麦是白尼·朱马赫家族的奴隶。根据传统,奴隶所生的孩子也属于其主人的奴隶,因此,比拉勒一出生就是奴隶。

比拉勒在认识先知和听到他的话之前对自己的命运没有如此伤心,虽然他以前也对自己和其他奴隶所受的折磨和虐待感到有点伤心和不满,但是在阿拉伯人中流行的传统和奴隶主们的话渐渐地使他承认了自己的命运。阿拉伯的奴隶主们常常说:部分人被创造得比另外一部分人优秀和优越,他们天生就是领袖和贵族,而另外一部分人则是第一部分人的奴隶,尤其是这些奴隶是一些黑人和非阿拉伯人。直到认识先知后,他才知道事实并不像奴隶主们所说的那样。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他们的祖先是同一个人。伟大的真主把他们分成若干民族和部落,那是为了让他们互相认识,并非白人优越于黑人,也并非阿拉伯人优越于非阿拉伯人,所有人不论肤色、种族、部落和家族,全部是平等的。

假若部分人比较优越的话,那也是因为他们严于律己、纯洁、诚实和正直。伟大的真主通过自己的使者告诫奴隶主对待自己的奴隶要像对待自己的家属一样,不要让他们做超出自己能力之外的事,对待他们要温和,让他们吃与自己同样的食物,让他们穿与自己同样的衣服,还有许多类似的教导。如果奴隶主们遵守这些教导,那么奴隶就不会遭受这么多的折磨与虐待。

当比拉勒听到这些教导后,突然整个世界和生活在他的眼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与偶像相反,在先知让他认识的那个主宰看来,虽然他只是一名黑人和埃塞俄比亚奴隶,但是他与他的主人阿卜杜拉·朱德安没有任何区别,在真主御前,只有做善事和说善言的人才比其他人更优越。后来,当他与自己的母亲讨论这些教导后,他就象一名长时间忍受饥渴现在发现清凉泉水的人一样泪流满面,他毫不犹豫地皈信了伊斯兰教。

**********************

比拉勒用手护住自己的脖子,以免被最近被拴在他脖子上的绳子磨伤,现在,他的脖子上有几个地方已经被磨破了皮,并有鲜血流出来。

数天前,比拉勒和他母亲的主人用绳子拴住他们的脖子,然后把绳子交给城里的儿童,任由他们牵着他们像牲畜一样在小巷和城区里游玩,并用石块打他们。

比拉勒说:事情的根由是这样的:我原本是阿卜杜拉·朱德安家家庙的看护人(在古莱氏部落每一户有钱人或贵族的家里都有一间供奉偶像的家庙,他们每天早晨都要朝拜。)。阿卜杜拉·朱德安有十二个奴隶,在所有奴隶当中他比较喜欢我。因此,他把看护家庙的任务交给了我。

有一天,他和他的孩子们以及他的亲属像往常一样来到家庙以便朝拜偶像。此前,我也跟着他们一起朝拜偶像。但是那天,我皈信伊斯兰教已有一段日子,阿卜杜拉·朱德安仍不知道。

那天当他们朝拜偶像时,我也朝拜,但是我是以穆斯林的特殊方式崇拜独一的真主。

我的这个动作没能逃过阿卜杜拉·朱德安锐利的目光,因此,在结束祈祷仪式后他生气地对我说:你是不是崇拜穆罕默德的主宰?

到了此时,我不得不公开自己的信仰,于是我说:是的,我崇拜超越万物的主宰。

阿卜杜拉·朱德安非常愤怒,他使劲地打我耳光,以至于我满口都是血。后来他把我关在一间屋子里整整一天,没有给我吃的,也没有给喝的。

第二天,他打开门要求我咒骂先知并回归以前的信仰,但是我没有接受。于是他拿来一根粗大的绳子拴住我的脖子,然后把我拉到巷子里示众,甚至把绳子交给一帮孩子让他们拉着我到处游街示众。

后来,那天那帮孩子拉着我穿梭于大街小巷,让人们骂我,有些人甚至用石块打我,以致我的脖子和身上都流出了鲜血。

那天,阿卜杜拉·朱德安特别留意比拉勒的母亲哈马麦、他的妹妹欧夫拉和他的兄弟哈立德的活动,后来他发现比拉勒的母亲也皈信了伊斯兰教。因此,当比拉勒遍体鳞伤、面无血色、饥渴地返回来的时候,阿卜杜拉·朱德安当着他的面把他母亲绑在柱子上,然后用鞭子抽打她。哈马麦一边哭一边叫,但是她始终没有说出阿卜杜拉要求她所说的话。

当哈马麦失去知觉后,阿卜杜拉对比拉勒说:难道你不心疼你母亲吗?……你为什么不能摆脱穆罕默德的魔术圈?

比拉勒几乎要失去知觉,但是当他想起真主的许诺之后,他对自己的母亲说:母亲啊!在正道上所受的磨难将有美好的报酬,坚持真主的道路将获得美好和巨大的赏赐!

然后比拉勒对伍麦叶说:虽然你们这样折磨她,但是她的整个身心已经充满了对真主的爱,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相反,你们对她的折磨越多,她对真主的爱也就越深,她会更高兴。

她感觉不到疼痛,她只会感觉到对真主的爱。

难道我还要为她感到心痛吗?伟大的真主让她走上了自己的正道,……。

阿卜杜拉原本希望从比拉勒的话中听出一个结果来,但是当他听完比拉勒的话后感到非常愤怒,因此他使劲地抽打他,直到他昏暗过去。

**********************

伍麦叶说:躺下。

比拉勒说:什么……?

伍麦叶说:我说躺下,可恶的迷误者!

他们现在位于巴塔哈地区边缘的荒漠中,它的三面是黑色的岩石堆起来的围墙,地面也是用黑色的岩石铺起来的,就象一面黑色的镜子一样。

在那炎热的天气里,地面好像要被太阳炙热的阳光晒得熔化一样发出滚烫的热浪,任何人都没有勇气用手摸一摸那些滚烫的石块或者光脚站在上面,因为现在它们就象火炉上的烤箱一样发出滚烫的热浪。

伍麦叶自己也无能忍受这种热浪,因此他用鞭子抽打比拉勒的脸和身体,并大声吼道:我说让你躺下,可恶的自大者!

当他看到比拉勒犹豫不决后他用脚挡在比拉勒的脚跟后,然后用手使劲推他的胸膛。

当比拉勒回过神来时他感觉自己裸露的后背落到了地面上,他的双手和双脚被拴在四个木桩上,现在,他发现自己的皮肤在片刻钟就被烫出了水泡。然后他看见伍麦叶气极败坏地推着一块大石头过来。

比拉勒不敢再看下去,他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突然一块大石头压到了他的胸口上,他感觉自己好似听到了自己胸骨碎裂的声音,再也无法呼吸。然而他的胸骨既没有断裂他也没有窒息,他浑身好像充满了力量一样;或许是伍麦叶知道他的承受能力,因此选择了一块合适的石头,虽然不会把他压死,但是能让他体验到临死前的感觉。

比拉勒竭力晃动身体试图把石块抖下去,但是伍麦叶把他的双手和双脚绑得非常紧以至于他几乎动弹不了。此外,压在他身上的石块几乎夺去了他所有的力气,尽管他竭力动了几下,但是除了身体更加疼痛外那块石头基本上没有移动。总之,他的努力纯粹是徒劳无益,因为伍麦叶一直站在他的旁边盯着他以防他乱动。

伍麦叶说:你在做无益的挣扎吗,比拉勒?你最好放弃摆脱这种折磨的想法。因为除了使自己更加痛苦和难堪外你不会获得任何好处。如果你想获救的话,那你就按我所说的做,你说:我信仰拉特和欧萨。

在大石头的压迫下,比拉勒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冒出来,他断断续续地说:真主……是独一的,……是独一的!

好像每说一句话,他的气就快要断掉似的,半天喘不过气来。

伍麦叶跪在地上,他用手抓住比拉勒的头发,然后对他说:你说‘我信仰拉特和欧萨’!……指众神灵发誓,你将继续这样被折磨下去直到死亡,除非你诅咒穆罕默德的主宰并崇拜拉特和欧萨!

比拉勒断断续续地说:我讨厌……拉特和欧萨!

伍麦叶听到这句话后对自己的失败感到恼羞成怒,他把压在比拉勒身上的石块掀开,然后坐在他的胸口上,用手使劲地掐住比拉勒的脖子。

一开始比拉勒还使劲摇摆自己的脖子以便摆脱伍麦叶的双手,但是在双手双脚被绑住、身体被伍麦叶小山似的身体压住的情况下,他的努力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因此他希望在临死前能呼吸到最后一口气,但是在自己的喉咙发出格格的声音后他突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然后全身一丝力气也没有,随后他停止了抖动,失去了知觉。

阿姆鲁·阿斯说:你干什么?哎,伍麦叶!

伍麦叶全身无力地抬起头来,他看到来人是阿姆鲁·阿斯。

阿姆鲁·阿斯说:你要这样杀死他吗?伍麦叶!

伍麦叶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从比拉勒的身上站起来,他的头被太阳晒得有点发疼,双眼通红,就好像被折磨的人是他似的。

正在这时,比拉勒动了一下,他重新恢复了知觉。但是他全身没有一丝力气,他的眼光涣散,好像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因此,看到他的这种状况后,伍麦叶像一个刽子手一样站在他的头顶边上,说:你快点说,否则我杀了你!

比拉勒这次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他用手指着天空,舌头像之前一样,好像在说:真主是独一的!……独一的!……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先知穆罕默德的故事”系列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