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一, 02 7月 2012 11:33

瓦哈比派的真实面目(26)

瓦哈比派的真实面目(26)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们好!现在是本台每周一期的“瓦哈比派的真实面目”系列节目时间。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为您讲述瓦哈比派的历史事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伊萨姆·阿玛德曾是瓦哈比派学者,他说:在沙特举办的学术讲座中我听到了许多严厉批评伊玛目阿里和伊玛目侯赛因的言辞,我看到叶齐德和穆阿维叶的暴行得到辩解。……这些事迫使我开始对先知后裔的生平进行研究,……在经过专业的研究后,我发现伊玛目阿里的所有工作都是基于理智和逻辑基础上的,而瓦哈比派追随者的言论完全是缺乏逻辑和丑陋的辩解与强词夺理。

我曾跟随(沙特前大穆夫提)本·巴兹学习,但是我常常思考,为什么过了数个世纪部分人仍旧对伊玛目阿里和伊玛目侯赛因以及其他伊玛目充满特别的热爱?而另一方面,在沙特举办的学术讲座中我却听到了许多严厉批评伊玛目阿里和伊玛目侯赛因的言辞,并看到他们为叶齐德和穆阿维叶的暴行做出辩解。……我参加过许多讲座,在这些讲座上他们随意批评伊玛目阿里,并以严厉和丑陋的言辞批评他,但是他们却讨厌听讲伊玛目阿里的美德。……这些事迫使我开始对先知后裔的生平进行研究,……在经过专业的研究后,我发现伊玛目阿里的所有工作都是基于理智和逻辑基础上的,因此我断定瓦哈比派追随者的言论完全是缺乏逻辑和丑陋的辩解与强词夺理。

上述观点是伊萨姆·阿玛德博士不久前发表的,他曾是也门瓦哈比派的穆夫提,沙特瓦哈比派大学的著名教授。他在也门首都萨那清真寺里担任集体礼拜和周五主麻聚礼伊玛目职务。伊萨姆·阿玛德博士在进行许多研究后发现了瓦哈比派思想的错误之处,因此他离开了该极端教派,成为了什叶派穆斯林。下面我们将引用他的观点来认识瓦哈比派极端思想的错误之处。

伊萨姆·阿里·叶哈雅·阿玛德出生在也门南部的阿玛德村庄。他从六岁开始在瓦哈比派追随者的学校里学习知识,后来他又前往沙特瓦哈比派追随者的各所大学就读圣训和古兰经学系。伊萨姆·阿玛德曾跟随许多赛莱菲耶著名学者学习,但是他主要的老师是沙特大穆夫提阿卜杜·阿齐兹·本·巴兹,伊萨姆·阿玛德跟随他学习了所有的信仰学课程。阿玛德博士阅读了赛莱菲耶的大多数书籍,其中包括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编著的《一神论信仰》(توحید)、《揭示一神论信仰中的疑问》(کشف الشبهات فی التوحید)和《先知生平》(سیرة نبوی)。后来他甚至还在沙特的各所大学里面教授信仰学。伊萨姆·阿玛德曾在沙特大学里根据赛莱菲耶的观点学习圣训学,同时在伊本·泰米叶和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所编书籍的影响下对什叶派持敌视看法,并编写了反什叶派穆斯林的书籍。

阿玛德博士的内心和思想变化是在他阅读赛义德·古图卜的书籍后开始发生的。赛义德·古图卜是埃及逊尼派著名学者和热爱伊玛目阿里和伊玛目侯赛因的逊尼派穆斯林学者。赛义德·古图卜在其著作《书籍与人物》(کتب و شخصیات)中详细解答了伊本·泰米叶关于伊玛目阿里提出的所有疑问。伊萨姆·阿玛德博士就此说:“因为我所学的专业是圣训学,因此我知道赛义德·古图卜引用的圣训从圣训学的角度而言是正确的。因为我主要通过谢赫·伊本·泰米叶的书籍认识伊玛目阿里的人品,因此我并不喜欢他。但是当我阅读赛义德·古图卜和伊本·阿基勒·沙菲仪(也门沙斐仪学派著名穆夫提)编著的书籍后,我对伊玛目阿里产生了强烈的热爱。” 伊萨姆·阿玛德博士关于赛义德·古图卜的书籍和讲话对他产生的影响说道:“赛义德·古图卜烈士关于伊玛目阿里的讲话是一场思想革命,不仅对我,对整个沙特阿拉伯老师这样,……(鉴于此)沙特编写了许多反对他的书籍。”

伊萨姆·阿玛德博士于1989年来到伊朗,他在库姆宗教学院致力于学习以先知后裔的观点为核心的伊斯兰教知识,以便进一步认识他们的思想。他关于自己消除对什叶派的疑惑说道:“我从一千多年前的著名学者谢赫·穆菲德所著的书籍中找到了所有疑问的答案,但这些答案并不是出于他自己的观点和看法,而是源自于《古兰经》、圣训和先知后裔的教导。事实上,谢赫·穆菲德的答复就是先知后裔的答复。”

伊萨姆·阿玛德在皈信什叶派之后编写了许多驳斥瓦哈比派极端思想的书籍,如《地震》(الزلزال)。他在该书中详细解释了自己与瓦哈比派著名学者谢赫·奥斯曼·哈米斯举行的辩论。伊萨姆·阿玛德的讲话和观点曾多次由“库赛尔”卫视台、“先知后裔”卫视台和伊朗世界新闻卫视台进行直播,还有部分讲话和观点被编辑成书籍。

在伊朗,他除了在宗教学院学习外,还到大学攻读信仰学,并获得了博士文凭。

伊萨姆说,今天部分反对瓦哈比派的学者编写了许多批评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思想的书籍和文章。伊萨姆·阿玛德关于瓦哈比派的领导人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说道:“瓦哈比派的创始人并不完全了解伊斯兰教知识,如逻辑学、原理学和词汇学。我认为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一直在与两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进行斗争,……第一个问题是,他没有丰富的学识,……第二个问题也是最严重的问题,即他的思想有问题。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没有明白‘叛教’真正的意思及其界线。因此他才会把什叶派和逊尼派大多数穆斯林当作以物配主者,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把每一个不接受其思想的人称为否认一神论的人。” 伊萨姆·阿玛德博士还说:伊本·泰米叶和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错误理解了一神论的意思和真相,这一错误理解与穆斯林大众的思想产生了矛盾和分歧。因此,他们把非瓦哈比派穆斯林称为以物配主者,并认为他们的罪过比不信道者的罪过更大。在阿卜杜瓦哈卜亲自参加的战争中,他随便杀害逊尼派著名学者和穆夫提,并把他们称为举伴真主者。伊萨姆·阿玛德博士认为,他们对一神论信仰的错误理解导致瓦哈比派追随者把广大穆斯林称为叛教者和杀害众多穆斯林的主要因素,时至今日,他们的错误和危险思想仍然给伊斯兰民族带来巨大的伤害。

鉴于瓦哈比派不允许瞻仰宗教先贤们的坟墓并把此举称为举伴真主的行为,因此他们对瞻仰坟墓一事非常敏感。伊萨姆·阿玛德说:“瓦哈比派追随者白天和黑夜的话题全部是陵园和坟墓的消息,他们时时刻刻都想破坏陵园和坟墓。数年前,所有的陵墓全部遭到了破坏,没有任何一座陵墓得以保存下来,这在他们中间已经变成了一种精神病。我记得当我还是瓦哈比派追随者的时候,当我经过一片墓地时,我立即逃离了那里。正如黎巴嫩人和巴勒斯坦人举行反以色列宣誓仪式一样,我们也举行反坟墓的宣誓仪式。即瓦哈比派的一神论是一种反坟墓式的一神论。” 他接着对阿卜杜·瓦哈卜的思想进行了批评,他说:“如果你们阅读谢赫·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有关认主学的书籍,那么你们将会发现他首先提出的问题都是与坟墓、瞻仰坟墓、以坟墓为媒介有关的问题,根本没有谈论与真主有关的内容。当人走到这一步,那么他将依赖美国。其它宗教问题对于他而言已经不重要,认主学对于他不再重要,美国和以色列对于他来说不再是威胁,没有信仰对于他来说也不重要,主要的威胁只有坟墓。如果坟墓被摧毁,那么所有的一切隐患和威胁就都消失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合法的。但是这不是伊斯兰教的一神论,而是美国的一神论。”

伊萨姆·阿玛德博士就当代瓦哈比派追随者和赛莱菲耶学者颁布的极端法令提出批评,他说:“在成为什叶派穆斯林之前,我曾跟随一名名叫穆德赫利的人学习。在这名谢赫的跟前将近有一百本诅咒和批判伊斯兰教先贤,如赛义德·穆罕默德·古图布、谢赫·穆罕默德·安萨里、阿亚图拉霍伊和谢赫·穆罕默德·阿布杜等人的书籍,然而在瓦哈比派追随者中却没有批评马克斯主义、佛教、巴哈教、以色列和美国思想的书籍。他们所有的书籍全部是针对穆斯林的。” 鉴于沙特的政策是为了保障美国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的利益,因此,伊斯兰恐惧症便通过瓦哈比派穆夫提极端和挑拨离间的法令以及该教派头脑简单之人的行径进行传播。现在,我们看到赛莱菲耶追随者仅仅暗杀和残害穆斯林。在当今崇尚互动与理发对话的世界,瓦哈比派追随者暗杀和杀害穆斯林的行为再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伊萨姆·阿玛德表示,现在,年青的瓦哈比派追随者对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颁布的极端法令、枯燥乏味和迷误思想提出了许多批评,许多瓦哈比派追随者通过阅读反驳瓦哈比派思想的书籍开始脱离该教派。伊萨姆·阿玛德博士在自己的著作《从内部批判瓦哈比派》一书中批评了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的思想和瓦哈比派的信仰,他说:“当一名瓦哈比派追随者编写一本反驳瓦哈比派的书籍,那么这本书将能够引导数百甚至数千名瓦哈比派追随者。瓦哈比派追随者自己也承认这些书籍在反驳瓦哈比派思想时比什叶派和逊尼派的书籍起有更大的影响和作用。”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瓦哈比派的真实面目”系列节目就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