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六, 15 11月 2008 13:39

修行诗人毛拉维(30)


亲爱的听众朋友!大家好!现在是本台每周一期的"修行诗人毛拉维"系列节目时间。在今天这期节目中,我们将接着与大家讨论"毛拉维眼中的悲伤与快乐"这一话题,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在毛拉维看来,快乐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的。但是在毛拉维学术中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爱。毛拉维认为:持久的愉悦是爱的奇迹。这种爱将使人获得重生,就象先知伊布拉欣一样,可以从大火中建造花园。在毛拉维看来,痴爱是将人类从一个地方解救出来的学问,它可以将苦变成甜。每一种快乐都需要爱,面带笑容都是心中怀有大爱之人的永久品性。他们微笑的生活,微笑地离开人世间。爱是国王,当它显露时,悲伤将无法存留。爱将人类带到了摆脱所有痛苦的境界。
毛拉维眼中的快乐是酒和酩酊大醉后的状态,这种酒是世上鲜有的,它将能使所有悲痛化为快乐。这种酒,是来自天上的稀世珍品。它的效用是可以洗涤悲伤,它将把人类引向快乐与高兴的大地。这种酒是神酒,不言而喻,它的威力巨大无比,可以使无数疲弱的老人开怀大笑,快乐高兴。
在毛拉维的作品中,他的最大喜悦与最大悲伤都与相会有关。连接、相会是产生喜悦之情的最主要根源,而这种因相会而获得的喜悦并不仅仅局限于人类,任何广阔宇宙中的存在都有着返回自己本原的希望。芦笛因分离之痛而哀泣,在《鹦鹉与商人》的故事中,鹦鹉为了返回自己的本原,也就是返回故事所说的印度而寻死。
在《舍姆斯集》中,这种喜悦之情更是达到了高潮。泽林库布博士将其称为毛拉维的特点。他认为:在毛拉维的抒情诗中所表达的快乐的灵魂在其他诗人的抒情诗中是很难找到的,在这些抒情诗中主要表达的满怀激动,充满向往的感情是毛拉维吟诵抒情诗的一个重要特点。
毛拉维是的快乐是纯粹的快乐,所以不允许掺杂一丁点不快与冷漠。集合毛拉维所有演讲与讲话的《七个讲座》一书中就毛拉维的形象所描绘的画面是一个思想者的形象。他是一个成功实现了许多理想的学者,他在取得这些成功之后感觉它们是那样的苍白乏味。但是这种画面在毛拉维的其它作品中却看不到。他的稳定而持久的快乐在他的韵体诗尤其是《舍姆斯集》中可以看到。在毛拉维看来,快乐是真主的恩赐。毛拉维的诗歌向我们表明:毛拉维的快乐已超越了与痛苦作斗争和普通的快乐的阶段,任何东西都无法表达毛拉维的快乐。
对毛拉维快乐特点的最清楚描述是他倾向于音乐。在他看来,音乐是排除郁闷与烦恼的最佳方法。泽森库布博士认为:《玛斯纳维》开篇以《芦笛的倾诉》开始是因为毛拉维钟情于音乐。以《芦笛的倾诉》作为《玛斯纳维》的开始说明了毛拉维对音乐痴迷之情。他对音乐的喜欢之情在他的抒情诗以及他的文学作品中都非常清楚地表现出来。毛拉维的快乐是他的灵魂融于自然的结果。毛拉维认为:巍峨的高山、无边的大海、树木、花园、微风、飞鸟等等许多每天看到的,对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都有富有生命的,它们能看得见,听得着,因为爱而高兴不已。在大自然中,毛拉维认为在所有的微笑之中,最多的是花儿的微笑。毛拉维在大自然中看到的微笑是真主的恩赐,从这方面来论,可以与人类的微笑相媲美。
毛拉维在他的作品中并没有仅仅满足于描述自己的快乐。他还教育我们,如何成为快乐的人,如何在生活中经常保持快乐的心情。毛拉维认为:信仰真主是排除郁闷的最佳利器。信仰真主和信托真主一样,修行者认为信托真主是修行的一个阶段。他认为:信仰真主将使人类从所有痛苦中解脱出来,只有信仰的痛苦。在毛拉维看:以淡泊的态度对待一些琐碎之事,悲痛也就随之被忘却,只剩下伴随着快乐的信仰的痛苦。
保持快乐的另一个途径是使自己的生活多样化,而不会因枯燥的生活而感到疲倦。一个人,如果他每天看日落,每天看到妻子与孩子都像第一次看到时那样美丽,以毛拉维自己的观点与思想看来,这便是赋予了生活多样化。一味地遗憾过去,将使人拘泥于现状。为了摆脱痛苦,毛拉维要求人们摆脱过去,抓住现在。同时,他还劝诫说:为了生活的快乐,应该与快乐的人交往。因为与这样的人为伴将使人产生快乐。
下面请听取《玛斯纳维》中的一则故事。
狮子、狼与狐狸一起订下盟约,一起到山里去捕猎。因为狮子与狼和狐狸一同前往,它感觉有恩于它们俩,而狐狸与狼也就跟在狮子的后面一同前行。它们几个同意将猎取野牛、山羊和肥壮的兔子。然后,再将捕获的动物用爪子和牙齿将它们从其栖身之地拉了出来。然后放在那儿,考虑如何分配它们。
狼与狐狸也参与了捕获动物的工作,它们也曾做出努力,而且它们也对捕获的猎物垂涎欲滴。它们估计,狮子会象司法长官那样以公正、公平的原则正确地分给它们应得的份额。
狮子明白它们的想法,它先是沉默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说,没有揭穿它们心中的秘密。
因为狮子知道它们的心中所想,
它沉默不语,静观事情的发展。
因为狮子是它们的首领,
所以它知道它们心中的秘密。
应阻止心中出现不好的想法,
应防止在狮子面前有任何妄想。
狮子对狼与狐狸愚蠢的贪婪感到厌烦。他想:它们不知道森林之王的地位,它们以为森林之王也象它吝啬小气的臣民一样,它们必须受到斥责。它们不知道我慷慨好施的名声,必须使它们得到贪婪与歹猜的后果。试想一下,怎么可能这样,图画是由画家挂起来的,而图画妒嫉画家,并向他问个因为所以?那么,难道图画不是画家创作的吗?难道图画整个所有都不是出自于画家之手吗?但是,狮子没有将这些想法表露了出来,它还是笑嘻嘻的,它没有将自己心中的愤怒与仇恨爆发出来。毛拉维认为:必须提防一些拥有权力者的笑脸,那些从他们表面看到的东西与其内心所想恰恰相反。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修行诗人毛拉维"系列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