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六, 15 11月 2008 13:38

修行诗人毛拉维(27)


奉独一的,创造万物的安拉之名。亲爱的听众朋友!现在是本台每周一期的"修行诗人毛拉维"系列节目时间。在本周这期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与大家讨论"毛拉维眼中的爱"这一话题。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在毛拉维看来,爱的最高体现包含在所有存在界中。众世界的领袖是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真主的爱在他的身上得以充分显现,他以"真主之友"的称号而感到自豪。毛拉维也相信这一点,所有众先知都是真主爱的顶峰的显现。但是,在他们之中,伊斯兰先知是这一优美属性的集大成者。爱是存在界抖动的链子,真主曾说:"唉!穆罕默德,如果没有你,我不会创造这个世界",爱的完美从这句话中可见一斑。那么,毛拉维描述说:升高天空以及创造大地与苍天的目的使我们明白了爱的境界之大。
在毛拉维看来,世界万物皆源于爱。他将爱比喻为坠入世界包裹里的猫,它拨动苍天的运转。所以苍天才会在我们头顶上运行。爱从世界的上下获得了安宁与平稳。世界的所有存在就象陷入湍急漩涡的荆棘,坠入了爱的洪流之中,除了接受它的变故再别无它路可寻。它们就象是黑石,自行运转。
如果人类不能在天体的运转中发现爱,那就应该看看大自然,枯草的变化、海洋的沸腾、风暴的咆哮、大海的波涛的翻滚、阳光和月光的移动,以及星光的闪烁。在毛拉维看来,真正的爱之人,他爱宏观的一切,任何一切被微观的爱以及世间之爱所迷惑的人,他将看不到宏观的爱。毛拉维认为:夜晚与白昼的交替也是真主之爱的体现。尽管白昼钟情于夜晚,但是夜晚却更加倾慕于白昼。在这种循环运转中,没有瞬间中断与停顿。
毛拉维认为:尽管理智自称已明白了爱的秘密与真谛,但是它却否定了爱。在毛拉维看来,理智之所以否定爱是由于理智无法从自己的牢笼与束缚中解脱出来。理智始终陷于希望的羁绊和合法的存在之中。
毛拉维认为:微观的理智是机智聪明的。他在例举机智的另一些美丽时,将理智比喻为在广阔深邃的大海中游泳,它将遭遇暴风,并坠入可怕的漩涡之中,所以对于它来说是没有挣脱的希望的,游泳者将坠入死亡的边缘。相反,爱却像很少会陷入深邃、危险的漩涡中的大船,乘客在令人恐惧的暴风中,往往存在获救的希望。
在其它地方,毛拉维将爱比喻为鸡,并将爱人的抱负比喻为鸡的翅膀与羽毛。鸡只能凭借翅膀与羽毛才能从任何地方飞出自己的窝巢。爱人也只有借助于爱的抱负才能接近心中的情人。
在《玛斯纳维》诗集第五册,毛拉维讲述了情人的故事,她想考验自己的爱人,她想看看,爱人是否完全融化在情人的存在之中。情人向爱人问道:你是更喜欢自己呢,还是更喜欢情人呢?爱人回答说:他已完全融化在了情人的存在之中,他已充满了情人的全身,从头到脚。甚至他已沉浸在情人之中,除了爱人的名字之外再没有剩下什么。这是爱人完全融入情人之中,使得爱人获得了完美,就象在蜂蜜的海洋中变甜了的醋,或者象已变成红宝石的石头,它充满了阳光的属性,已失去了其石头的特性。
下面请听一则《玛斯纳维》诗集中的故事。
在上期节目的故事中,我们说过,苏莱曼是以色列人的一位先知,他能通晓飞禽的语言,众鸟也前来为他服务,听他的差遣,并与他交谈,向他诉说它们的本身和心中的秘密。
毛拉维认为:众鸟与先知苏莱曼关系亲密的原因,是他们之间心灵的相通,而心灵的相通胜过语言的相通,那种使人们心灵得到统一的因素是他们思想的统一和他们的共同需求。心灵的相通产生了和蔼可亲与友爱。然而,相同的语言仅仅是沟通与联系,解决人们日常普通需求的工具而已。
一天,众鸟聚集在苏莱曼的宫廷。它们各自在介绍自己的同时,纷纷谈论起了它们各自能够服务于众鸟之王--苏莱曼的知识与本领。
在这之中,轮到戴胜鸟诉说自己的习惯、思想和本领了。它说:我就再说说我的一件本领吧!这也只是我最小的一件本领。我就长话短说了。
戴胜鸟说:我的本领是当我飞上高空时,可以以敏锐的眼睛看到地下蕴藏的水,我可以知道哪里有水,水有多深,水的颜色与气味如何,是从土里渗出还是从石层流出。
唉!苏莱曼,如果你想知道哪儿有水,水质怎样?请把我带上,让我随同和引导你的大军,让我向你报告哪儿有水,哪儿的水源旁可以作宿营地。
苏莱曼同意带上戴胜鸟,以便它在没有水草的荒漠里引导他的大军。乌鸦也是随着苏莱曼的飞禽之一。当它听到戴胜鸟的这番话时,非常嫉妒地对苏莱曼说:戴胜鸟只是空口说大活,它的话都是错误的,它只是信口胡言。
如果它有这番本领,能从地表之下辨识水源,那么,为什么有时却无法看到在它路上布下的陷阱,并且掉入其中,在人们的囚禁中渡过自己的一生呢?
先知苏莱曼要求戴胜鸟回答乌鸦的问题。戴胜鸟说:唉!国王,乌鸦是我的敌人,它是一种好嫉妒、仇视和狡诈的飞禽。唉!真主的使者啊!我说的都是真实的,我可以看到地表以下的水源。但是,这种说法也是没错的,有时我不能看到地上设下的陷阱,并且会掉入其中。但是这种不幸,以及看不到陷阱是天命与前定使然,这是我的命运。因为乌鸦是无信仰的,所以它否认这种事实。
在这个故事中,毛拉维不同于《玛斯纳维》诗集中的许多故事更倾向于宿命论。在他看来,天命是强壮有力的爪子,它是严厉的,是突如其来的。它的判决是毫无选择的,任何事物只有屈服的选择。毛拉维继续诉说这个故事时,就天命的哲理以及真主的前定而说道:
它的判决好似雄狮,
它身披太阳,
狮子与狂龙在它面前,
也渺小的象一只老鼠,
唉!那乐善好施的人,
他放弃欺凌,
只会谦卑地哭诉哀求。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修行诗人毛拉维"系列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周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