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三, 22 2月 2012 11:32

瓦哈比派的真实面目(13)

瓦哈比派的真实面目(13)

 

亲爱的听众朋友,你们好!现在是本台每周一期的“瓦哈比派的真实面目”系列节目时间。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为您讲述瓦哈比派的历史事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这一节目。

在伊斯兰教中,说情(شفاعة)是伟大的真主赐予人类的一个恩典。伊斯兰教先贤们的说情对于那些没有彻底放弃信仰且没有以物配主的人来说是一扇希望之窗,这能使他们消除心中的绝望,对真主的仁慈充满希望。

但是,伊斯兰教部分教派对说情的错误理解是一个需要进行讨论的问题。在上期节目中我们阐述了瓦哈比派否认说情的部分证据,并用《古兰经》经文和逊尼派权威书籍中的证据驳斥了他们的谬论。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为你阐述赛莱菲耶否认说情的其它证据,并将解答他们的疑惑。

瓦哈比派认为,根据《古兰经》明文,祈祷时不能呼唤真主之外的人,也不能请求他为自己说情,因为此举实际上是向真主之外的人提出自己的要求。他们的这一言论是根据《古兰经》精灵章第18节经文:[……你们应当祈祷真主,不要祈祷任何物。]和《古兰经》第40章第60节经文:[……你们祈祷我,我就应答你们……]而提出来的。

在上述经文中要求穆斯林不要祈祷和崇拜真主之外的任何物。因为崇拜真主之外的人并向他鞠躬和叩头是以物配主的行为。但是,请求真主的先贤们为自己说情并非崇拜他们,因为请求说情者知道他们在真主御前说情首先必须得到真主的允许。说情者仅仅把他们当作自己与真主之间的媒介以便他们在真主御前为人们说情,因为伟大的真主更容易应答先知和宗教先贤们的祈祷。

所以,如果人们请求先知为自己祈祷或实现自己的诉求,那绝对不是把先知当作像真主一样的神明,而是把他们当作自己与真主之间的媒介。伊斯兰教著名学者和《古兰经》注疏家阿拉麦·塔巴塔巴伊就此表示,请求伊玛目实现自己的诉求只有在请求者把他当作像真主一样的主宰,并认为他拥有独立的权力且能够给自己带来祸福的情况下才是以物配主。如果相信一切祸福均来源于伟大的真主,仅仅把伊玛目当作一个媒介,那么这样的行为不是以物配主。

根据伊斯兰教的科学理论和权威的圣训,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的迷误思想很容易被推翻和驳倒。事实上,穆罕默德·本·阿卜杜·瓦哈卜像伊本·泰米叶一样没有正确和深刻理解崇拜的真正涵义。因此,他们才会认为请求清廉的说情者为自己说情就是崇拜他们。然而他们却不知道真正的崇拜是必须对被崇拜者表现出谦恭和恭顺。至于敬仰和尊敬宗教先贤们根本算不上是崇拜。尤其是这些人如先知和先知后裔们本身就是虔诚崇拜伟大真主的优良楷模。

瓦哈比派否认说情的另一个证据是,他们认为说情权仅仅属于真主,除他之外的人没有这样的权力。他们为证实该言论引用了《古兰经》队伍章第43和第44节经文:[不然,他们却舍真主而要若干说情者。你说:“即使他们没有任何主权,也不了解任何事理,他们也能说情吗?”你说:“准许说情与否,全归真主决定,……”]

但是这节经文的用意并非是说,只有真主能说情,其他人没有说情权。因为毋庸置疑,真主不会为某人而去向其他人说情,因为真主超越一切。此外,理智也无法接受伟大的真主成为为某人说情的媒介,因为这样一来,人们马上就会想到一个疑问,即:伟大的真主去向谁说情?这节经文所指的意思是,伟大的真主是掌握和接受说情的主宰,他认为谁具有说情的资格,他就赋予谁说情的权力。鉴于此,这节经文与瓦哈比派的宣称没有任何联系,尤其是经文中提到的是没有理智和理解能力的说情者,然而先知和宗教先贤们在这方面是最优越的人。

自伊斯兰伟大先知的时代至今,穆斯林群众一直以来仅仅承认全世界的养主才是接受和掌握说情的主宰,他们并不认为宗教先贤们拥有这种权力。穆斯林群众相信,只有伟大的真主赐予他们这种权力的那些人才有权力替别人说情。根据《古兰经》和圣训,伟大的真主允许先知为其他人说情。鉴于此,穆斯林把他当作具有说情权的人而请求他为自己说情。

逊尼派著名学者,如布哈里和提尔密济在自己的圣训集中并不认为说情是以物配主。《提尔密济圣训集》是逊尼派穆斯林中最具权威的六大圣训集之一,由穆罕默德·提尔密济(迁都209年—279年)收集编著。提尔密济在该圣训经典中关于说情从艾奈斯·本·马立克上传来:“他说:我请求先知(穆罕默德)在末日为我说情。他接受了,并说:我会这样做的。然后我又对先知说:我到什么地方找你?他说:在绥拉特(صراط)仙桥旁边。”(《提尔密济圣训集》,第四册,第621页,第2433段圣训)

艾奈斯满怀信心地请求伊斯兰伟大先知为他说情,先知也承诺为他说情。艾奈斯绝对不认为请求说情是以物配主的行为。

另一个请求伊斯兰伟大先知为自己说情的圣门弟子是赛瓦德·本·阿齐布,他为尊贵的先知穆罕默德作了一首诗,在诗中他请求先知为他说情。他说:“先知啊!请你在末日为我说情,在那日,其他人的说情对于赛瓦德·本·阿齐布而言没有任何裨益。”

赛莱菲耶思潮的领导人们根本没有关注此类圣训,也没有解释《古兰经》妇女章第64节经文,这节经文明确地解释了说情。[……他们自欺的时候,假若他们来见你,而且向真主求饶,使者也替他们求饶,那末,他们必发现真主是至宥的,是至慈的。]

在这节经文中,伟大的真主明确地把先知称为为自己犯错误的仆人求饶的说情者。逊尼派著名学者法赫尔·拉齐在《卡沙夫经注》中关于这节经文写道:“……鉴于伊斯兰伟大先知的高贵地位,他们来到了一位具有崇高地位、肩负使命的人跟前。未见的真理被启示给他,他是真主在众仆中的代表。因为他(先知)享有这样的地位,他的说情不会被驳回。”

显而易见,伟大的真主把这个权力(说情权)赐给了使者。然而赛莱菲耶却否认该权力。在此我们一起听一听伊本·泰米叶的解释,他说:“伟大的真主赐予宗教先贤们说情权,但是却阻止我们请求说情。” 该言论证明赛莱菲耶关于说情这个问题陷入了误区。因为在上述经文中,伟大的真主召唤自己的仆人向先知请求说情。此外,伟大的真主把某种权力赐予某人,与此同时又禁止他使用该权力,这有可能吗?这种言论完全是自相矛盾的。伟大的真主把这种权力赐予宗教先贤们是为了让其他人从中受益,而不是禁止他们享用。显然,赛莱菲耶追随者提出来的证据是自相矛盾的,这表明了该学派脆弱肤浅的思想基础。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瓦哈比派的真实面目”系列节目就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