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三, 04 2月 2009 15:01

鸦片、麻将与嫖娼

    一首饱含辛酸、不平与讥刺的民谣如斯说:"我们(百姓)吃卡苦(鸦片),你们(官吏)说我们吸毒,你们自己吃卡苦,说是治病(吃药);我们打麻将,你们说我们是赌博,你们自己打麻将,说是娱乐;我们进发廊,你们说我们是嫖娼,你们自己进发廊,说是放松。"这话出自百姓之口,是群众通过一定时间对现实的观察总结得出的结论,这个结论虽然有些片面,但确实反映了一定范围的社会现实,在边地也确实存在着这种社会现象,所以群众才总结得出来。

群众既已作出概括,不妨就这一概括作一点阐释。在边地吸毒除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有所中断外,可以说是有传统的。既有传统,现在大量瘾君子的出现与存在也就不足为奇。对于百姓吸毒,似乎还可以理解,因为自公社制度被破坏后,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获得了极大的自由与解放,再也没有生产队的集体学习与劳动约束他们,再也没有队干部与群众的互相监督,他们除了耕耘好自己的土地外,有了更多闲暇时间,有了更为广阔的活动空间。在这广大的自由时间与空间里,他们随心所欲地做他们想做的事--外出打工做生意等,与附近村寨城镇气味相投的聚在一起玩乐等,因而沾染上吸毒一类的不良习气也就很自然了。作为普通百姓,在有了充分的活动空间与活动时间,而又没有人或组织对他们活动的监控与约束,沾染上吸毒之类的恶习与不良嗜好,也就是不正常的正常了。时间长了,染上这种恶习与不良嗜好的人越来越多,也就不难理解了。所以说,百姓中有人吸毒或数量不少的人吸毒,都是可以理解甚至原谅的,因为任何一个人,从小到大,如果不接受教育,不受纪律与法律的管束,没有有关部门或组织及个人对他的监管,都有可能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即使是圣人也不能例外,又何况是普通俗人。至于国家公职人员吸毒染上毒瘾,也就不可原谅和饶恕了。因为每一个公职人员都有所属的单位,都有他的直接领导,都有所属单位的党组织与团组织。在一个组织健全的单位里,要教育管理好一个人,应该不是难事。如果在这样的单位里出了问题,这就说明单位的领导失职,党团组织失职。然而问题就出在这里。如今边地公职人员,尤其是在最基层工作的,虽然染上毒瘾的人并不多,但接触过毒品的人实在不少。这些人往往是逢场作戏,多数人没有毒瘾,把吸毒当作一种玩乐与享受,所以在他们吸毒时就自称为治病或吃药,见百姓吸毒时不管是玩乐还是过瘾,就直呼为吸毒。因此百姓就有了上面的概括。国家公职人员吸毒,不论是过瘾,还是逢场作戏,它的影响都是极坏的,极恶劣的。百姓说,当官的吃皇粮的,国家发工资给他们吸毒,吃国家的;我们老百姓自苦自吃,吃自己的,有什么不可以!有关部门凭什么管我们?抓我们?罚我们?关我们?国家公职人员吸毒,实际上起到了助长民间吸毒的作用。

八十年代以前,边地很少有人听说过麻将,见过麻将,更不要说会玩麻将。自从麻将作为一种娱乐放开后,其发展之快传播之广,可以说胜过任何一种传染病与瘟疫,如今的边地对于麻将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不会玩麻将的简直成了不可思议的怪物。只要是玩麻将就离不开钱。农村妇女城镇老人收入甚微,玩一两块一炮;工薪阶层收入不错,玩五块十块一炮;官员商贾企业家收入甚巨,玩五十百元一炮。一场麻将鏖战下来,前者输赢不过十数元,次者输赢也就到了数十元数百元,后者输赢竟高达数千元上万元!麻将作为一种吏民共享的大众娱乐,其深入人心也就再正常不过了。然而它又是现金结算的,也就与赌博攀上了关系。可恨的是现今的法律又不肯废除赌博罪,因此玩麻将轻者可称之为违法,重者可定之为犯罪。由于玩麻将是全民共同参与的,是一种全民参加的违法犯罪活动,如果要取缔要打击,未免打击面太宽,不知有多少人要进拘留所?多少人要蹲大牢?总不能把老妇人老男人青少年送进拘留所?这还什么德政与仁政?总不能把党政官员企业家关进大牢?如此还有谁来领导全体人民发展经济大干社会主义?既然玩麻将是一种全民性的娱乐兼赌博活动,法律又不肯废除赌博罪,这就给有关部门创造了打秋风、捞外快、创收的绝好机会。农村妇孺城镇老人玩麻将,一桌人身上所揣的钱不过百十块,一顿饭钱都不够,标的太小,何必管它?农村青壮年外出扛活做买卖,回来了,身边有一笔不小的钱,聚在一起玩麻将,不是聚赌又是什么?这是一头大肥猪,不抓他们抓谁?不放他们的血放谁的血?抓起来,赌资没收,关起来,缴清罚款放人!党政官员企业家玩麻将,资本雄厚,出手阔绰,他们在娱乐,在消遣,巴结讨好还来不及,还有谁敢说他们是赌博?谁敢惊动他们?谁敢抓他们?所以就有了"我们老百姓玩麻将是赌博,你们当官的玩麻将是娱乐"的话。

卖淫作为一种行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对愚昧的边地人民来说,委实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时代的车轮滚进了新时代,人们的思想更解放了,胆气更豪壮了,步履更矫健了,到底把卖淫这朵奇葩当作新生事物引进了。既然是新生事物,又是奇葩,本应充满生机与活力,蓬勃盛开,但是他依然处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尴尬境地,既不是春天的怒放,也不是严冬的凋零,而是娇中略艳,艳而欠繁。原因在哪里?原因就在于法律对它的暧昧态度,既不敢宣布它的合法地位,也不敢废除卖淫嫖娼的违法与犯罪,使它处于既不合法而又事实存在,有人管但又不愿全面彻底地管的境地,即活又活不好,死又死不了的境地。由于它的事实存在,又没有人去卖力铲除它,也就给了就业困难或就业无门的少女们创造了就业的岗位,生存的园地,给外出谋生与喜欢新生事物的男人们提供了销魂的乐园。同时由于它的不合法存在,又给有关部门与个人提供了敲诈勒索与创收的条件。一般情况下,他们是不去管这些事的,任其自由活动的,于是卖淫女们便拼命地拉客,性饥渴的男人们便疯狂地嫖娼--收入微薄的穷汉们玩低档的,收入丰腴与公款报销的玩高档的。但有时候不知是神经病发作还是上面有有损观瞻的指示,他们也搞突击运动,横扫卖淫嫖娼丑恶现象。在他们的行动中,捕获到的自然是社会地位低下的小百姓,理所当然是嫖娼卖淫,又是罚款,又是拘禁,至于有地位有身份有报销处的人们,他们是去"放松"的,怎么可能被抓住呢?于是也就有了"我们进发廊是嫖娼,你们进发廊是放松"的话。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世界,不同的人做同样的事,其结论往往不同,就象那公费旅游一样,一些人用公款境内外旅游,是考察学习,一些人则是违纪!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各人所处的社会地位、位置的不同。

2008年11月25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