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二, 03 1月 2012 09:33

伊斯兰革命前后伊中关系一瞥(4)

伊斯兰革命前后伊中关系一瞥(4)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们在前3期节目中就“伊斯兰革命前后伊中关系”这一话题进行了探讨,在本期节目让我们共同讨论伊中两国在有关地区和国际问题上的表现。

伊朗和中国鉴于后冷战时期所出现的条件,两国在地区和世界范围内的政治经济实力及德黑兰在地区(中东)交往中所具有的影响力不断提升。鉴于这些因素,伊中为了适应这些条件而致力于寻求自己的利益。这些必要的合作促使德黑兰和北京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而一些必须和必要的问题也促使两国必须在这些舞台上成为发挥作用者和玩家。正是这些原因,伊朗和中国在很多地区和国际问题上展示了自己负责任的态度。两国都希望在联合国施行真正的政治改革,提升该组织在阻止使用核武器、化学武器,保护生态环境,反对由美国政府提出的世界新秩序中的作用,并要求建立世界所有国家平等参与的多极化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过去20年来,德黑兰和北京在很多地区和国际事务上采取的立场是相同的。伊朗和中国一直支持和睦相处的世界和平政策。两国都认为:美国所主张的单极化世界是对独立国家主权的否定。因为当今世界存在各种社会和政治体制,决不允许某一国家(美国)的政策统治全世界。有关人权问题,伊中两国也具有相同的观点。因为在伊朗和中国看来,人权是一个第二位的问题,在一个国家通过内部环境来保障人权是可能的。因此西方和美国不能把自己所宣称的人权强加于世界其它国家并在其中强制执行。中国和伊朗多次面对这些问题时强调:任何国家的主权都高于人权之上,因此伊朗和中国在当前条件下在有关人权问题上绝不会接受西方的模式。伊中两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另一个共同点是,伊朗和中国在反恐领域采取的观点和立场广受称赞,两国极力反恐并公开展示恐怖主义的犯罪证据。在德黑兰和北京看来,联合国作为最高级别的世界性决策机构,在全世界合作的情况下必须在反恐方面发挥重要的领导作用。然而美国政府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自己单方面和任意的定义恐怖主义以及如何反恐,从而使国际安全面临严峻威胁。美国以此为由肆意干涉其它国家事务。美国的这些政策因此受到了很多国家的强烈批评。在这当中伊朗和中国不仅认为美国的反恐政策是错误和误导性举措,而且还认为:美国提出反恐问题只是为了寻求自己的一己私利。为此伊朗和中国要求美国以明确的证据对恐怖主义作出明确的定义。在美国看来,巴勒斯坦人民在过去半个世纪展开的反侵略合法斗争就是恐怖主义。但是犹太复国主义侵略政权在被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上从事的犯罪举措却不是恐怖主义。伊朗和中国多次对美国的导弹防御计划提出批评。因为两国都认为:美国导弹防御计划将破坏世界战略平衡,并将导致世界军备竞赛加剧。德黑兰和北京反对太空军备竞赛,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抵抗外来侵略的合法权力,反对美国驻军中亚和阿富汗地区,所有这些都源于两国所具有的相同和共同观点及态度。显而易见的是,伊朗和中国认为:根据自己民族的独立政策,为了捍卫各国的国家独立与主权,反对部分强权主义国家在国际事务中采取超越国际法的干涉性举措。在后冷战以及苏联解体之后,基于世界化进程所形成的世界格局,在国际事务中奉行单边主义和干涉性举措的思想源于不公正的现代资本主义体制。

鉴于美国致力于控制整个世界的野心,因此在分析伊朗在国际关系中所取得的成就和发挥的作用以及在伊斯兰世界具有的极大影响力时应该说,这些因素和成分在中国的对外政策中产生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伊朗在西亚地区作为一个中东国家与很多非洲和亚洲国家相反并不需要中国的财政援助。伊朗因具有丰富的石油收入以及非石油商品出口所创的外汇收入,拥有上千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因此具有相对令人满意的经济和社会状况。实际上这样的经济状况使得伊朗在应对美国和其施加的压力中能够具备高度的巧实力。一些美国官员在过去10年来表示:我们对德黑兰的制裁没有任何作用,这也是得到公认的不争的事实。无疑,中国通过认识伊朗的这些特点和因素,把与伊朗的合作作为一种长期战略。当然必须要谈到这一问题,即: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结束了美国对伊朗的霸权,拆毁了美国在伊朗的政治和军事舞台,但也并不意味着苏联在伊朗的影响力增加。也就是说:因为美国人离开了伊朗,而俄国人就接踵而来。这些变化和问题使得中国的威信不断上升,因为该国反对美国提出的经济封锁伊朗的建议并且批评了美国在伊朗东部塔巴斯沙漠采取的名为”蓝光” 军事行动。尽管如此,中国的专家学者和研究人士们虽然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教导为自己的研究基础,以及自己对社会学所具有的理解,但是他们却无能对伊斯兰革命前巴列维傀儡政权奉行的资本主义体制进行准确的研究,无法理解依附于西方资本主义阵营的体制的进程将发生的变化,,因此他们根本没有预测到伊斯兰革命的胜利进程。伊斯兰革命之后所发生的事件,如随着在抵抗伊拉克侵略军方面所取得胜利特别是解放霍拉姆沙赫尔市之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具有继续捍卫革命实体的能力、遵循不要西方和不要东方的方针政策、面对地区问题和局势保持国内稳定、与过去100年来从殖民主义桎梏中获得解放的国家加强关系、加入不结盟运动、加强国防军事力量的自信等。尽管革命胜利之后国家面临着很多困难,但是没有拖欠外债以及强加给伊朗的两伊战争都在提高伊朗在中国外交政策中的地位方面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并最终赢得了中国的良好意愿和信任。然而中国对伊朗在中东地区推广伊斯兰革命并不抱支持和同意的观点。因为中国认为这将是地区不稳定的因素,将动摇中东一些政治体制,从而为前苏联创造可趁之机。更为重要的是,推广伊斯兰革命思想,旨在使基于伊斯兰教导基础上的政治体制走上地区国家的政治舞台,这有可能对中国的新疆地区、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中亚国家穆斯林产生影响,因此中国对此存有严重的疑虑。

总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伊斯兰革命的观点遵循2个力量和逻辑。第一:一种力量是源自于中国人民所具有的革命情感和经验,基于对伊朗伊斯兰革命这一真正反帝国主义的历史性运动的证实。第二:另一种力量源自于政治实用主义以及平衡美国在地区的外交政策,基于对输出伊斯兰革命的考虑,以及或多或少对中东和周边地区的安全与稳定所产生的忧虑。

实际上,中国政府从伊拉克强加给伊朗的8年战争一开始,就担心苏联从政治和安全方面利用这一局势。苏联时任领导人勃列日涅夫1980年率团访问了印度。他要求美国、中国和日本不要插手伊拉克和伊朗的战争。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期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希望我们的节目能够赢得大家的满意,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