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日, 18 12月 2011 06:26

伊斯兰革命前后伊中关系一瞥(2)

伊斯兰革命前后伊中关系一瞥(2)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在伊斯兰革命前后伊中关系一瞥系列节目的第一期中,我们对伊斯兰革命前后的中伊关系进行了初步和简短的介绍。现在让我们来关注本系列节目的首个部分即:“伊中经贸关系”。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各个领域的关系,特别是在贸易领域的关系要追溯到很久以前。在此值得关注的一点是,在过去除了著名的陆路丝绸之路外,也存在海上丝绸之路。丝绸之路从中国东部沿海开始,然后通过中国的各个省份到达印度的北部,然后抵达伊朗,并从那里一直到大西洋沿岸的罗马帝国结束。伊中两国关系在伊斯兰革命之前从统治两国体制的不同特性的角度来说没有取得多大的进展并且处于有限的水平之内。尤其是伊朗腐朽的巴列维国王政权极端倾向于西方阵营特别是美国。而从威信的角度来说认为中国只具有象征性地位,从政治、经济和军事的角度来说中国只能够在国际和地区政治舞台上拥有少量话语权。到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之前,鉴于伊朗与西方的密切关系,伊中两国的贸易额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统计数据表明,伊中贸易额在1975年已经达到了最高点,低于60亿里亚尔,也就是说是6亿土曼,而其等值的美元与是非常清楚的。然而随着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为两国经贸关系的形成创造了合适的条件。同时两国在所有领域的关系都得到了加强。伊中关系在巴列维王朝统治时期受到两国国际体制结构以及在统治世界的两极体制即:帝国主义和共产主义中所选择的不同方向的巨大影响。巴列维国王政权把自己的安全与西方的安全-政治和防御体系联系在了一起。实际上认为在苏联同盟中存在的共产主义是对国王政权的最严重威胁。在此情况下,中国关注的是社会主义阵营,在其看来致力于与社会主义国家和阿富汗结盟是不可否认的。但是这样的脚本并没有形成明确的理由。就像在上期节目中所提到的那样,三级世界理论的创始人毛泽东认为:苏联是消灭世界资本主义制度更加秘密的因素。他认为:苏联同盟通过走非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最终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毋庸置疑,中国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也不太乐意与伊朗国王政权进行合作。因此,在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国参加朝鲜战争根本没有对伊朗国王政权与美国之间的合作产生丝毫影响。而伊朗国王任何时候都没有正式承认并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席位,在朝鲜战争期间伊朗也支持视中国为侵略者的联合国决议。甚至统治伊朗的巴列维政权在确定中印在上世纪60年代就西藏地区爆发战争中的侵略者的投票表决中投了有损于中国的票。因此中伊关系在这一时期特别是在冷战阴影的笼罩下,在贸易领域只局限于短期关系并且往来很少且并不深入,同时在两国的任何领域都没有过互动。然而,需要强调和说明的一点是:伊中两国之间的这种态度、路线、政策以及在伊朗的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和中国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随着伊斯兰革命在伊朗取得胜利而全部被淡化并瓦解,同时也失去了其主导地位;取而代之的则是新的观点、明智、相互理解以及以互利双赢为目标的密切合作。正如我们所提到的,伊中关系在伊斯兰革命之后自己出现了新的形式。只要与两国的贸易、经济和工业关系有关,就必须提到为拓展德黑兰和北京的双边关系,两国领导人存在充分的意愿。而这种意愿为这一关系全面稳定的发展产生了影响。到目前伊朗和中国在各个领域签署了很多合同。1984年随着中国外长吴学谦访问伊朗,德黑兰和北京就成立经贸混合委员会达成一致。因而两国首次混合委员会会议以部长级水平于1985年在德黑兰召开。在那次会议上两国基于易货贸易的贸易额确定为4亿美元。在第4次混合委员会会议上贸易额达到了6亿美元。并且在第5次混合委员会会议上贸易体制从易货贸易改变成了现金贸易。随着在1986年召开第8届经济混合委员会会议这些努力最后设立了3个委员会:一是贸易委员会,二是经济和技术合作委员会,三是科研合作委员会。在贸易委员会中双方对出口伊朗和中国非石油商品贸易、出口伊朗原油到中国、在两国举行各种展览会、为出售大型和贵重商品成立长期销售机构以及成立伊中贸易代表办公室等问题进行了讨论和研究。在经济和技术合作委员会中双方达成了非常广泛的共识,并且包含很多大型基础建设合作计划。建设水泥厂项目、修建地铁、在格希姆岛修建10千吨液体锌工厂,制造玻璃项目以及果汁生产项目都在该委员会内进行了讨论,这些项目的大部分信贷都由中国提供。需要指出的是,中国是一个接受投资的国家,在第8次中伊混委会会议中就所宣布项目框架内提供了超过7亿美元的信贷,这是伊中两个亚洲国家关系不断发展的见证。在科研合作委员会中双方也包含诸如:农业研究、在林业和牧业领域的学术合作、在渔业和海洋生物领域的合作、医学领域的交流、医学植物、针灸、地震学以及小型工业技术的转让。第9届和第10届中伊经济混合委员会会议分别于1997年和1998年在德黑兰和北京召开。在这些会议上,中国公司投资在伊朗修建7个国际机场、修建贸易港口、造船码头设施、修建库姆、霍拉姆阿巴德、达布里士、迈尔兹巴扎尔甘以及伊斯法罕各城市之间的高速公路、拓展阿巴斯港-克尔曼铁路线都属于这些委员会中所讨论的项目。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期节目就为大家播送到这里,希望我们的节目能够赢得大家的满意,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