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一, 10 6月 2013 11:44

伊朗走向第11届总统大选(16)

了解伊朗总统候选人

第11届伊朗总统选举候选人继续如火如荼地展开其竞选宣传活动,他们在造势活动中纷纷阐述若当选下届总统他们所领导的政府的最重要任务。阿里·阿克巴尔·韦拉亚提是伊朗第11届总统选举中8位获得参选资格的候选人之一。他在竞选宣传纲领中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韦拉亚提是一位毕业于德黑兰大学的医生,他曾留学于美国。在他返回伊朗后在医科大学任职。他自1974年以来至今在大学任教长达39年,现在他是德黑兰沙希德-贝赫什提医科大学里最优秀的教授。

担任16年伊朗外交部长的韦拉亚提为伊朗外交政策提出了明确的理念。他就加强伊朗与世界各国的关系做出强调。他认为,如果他当选下届总统,他可以解决伊朗面临的经济问题,使伊朗的资金返回该国。

纵观第11届伊朗总统候选人发表的讲话表明,经济问题仍然是候选人们竞选宣传中谈论的最重要话题,但是在伊朗外交部具有丰富经验的韦拉亚提显然对伊朗外交政策具有更加独到深刻的见解。

韦拉亚提认为,重振伊朗的经济取决于修复和加强伊朗的外交关系。他说,加强与世界各国的关系与伊朗国内经济问题休戚相关。

鉴于韦拉亚提毕业于医学系,他称,人们期待他医治存在的一些问题。他在谈到社会通货膨胀率日益加剧令人担忧时说,部分阶层的收入与支出不平衡。我们为了降低本国货币的利率需要一个紧急医治的措施。

该名伊朗第11届总统选举候选人用病人和医生打了个比喻,他说,当一个病人患了急性病,医生在进行诊断的同时必须采取紧急医治措施,因为在此情况下,医生刻不容缓必须为救治病人采取一套紧急措施。

韦拉亚提在讲话中还谈到了改善部分药品的状况,他说,由于药品价格的上涨,导致人们走私药品。

他说,若他当选他所领导的政府的首要任务是使人民与政府间建立信任。他指出,在人民与政府负责人之间建立信任需要很长时间。因为,如果政府宣布,将遵守法律行使信任返回到政府和人民中间,这样的信任在国外也将引起不同反响。

韦拉亚提说,人民应当寻找实现自己所向往的生活的机遇。他指出,我们应当给一直停滞不前的各行各业6个月的期限,我们免去这些行业半年的税收,使他们推迟交税并相信这就是为他们创造的机遇。当然条件是这些行业须恢复生产。

议会与政府间的关系是韦拉亚提讲话中值得关注的另一问题。他强调,如果他当选下届总统,他将使政府和议会间建立强大和正确的关系。他说,如果人民选择他作为下届总统,他将使市场改革提案成为二读提案。也就是说,此事将被列入他的工作日程之中。

他在作客伊朗电视2台特别新闻访谈节目时回答了这一问题,你对管理下届政府制定一项计划了吗?或者在未来你们制定计划吗?他指出,他的计划已经制定,他决定在下一次媒体访谈时公布自己的计划纲领。

他在阐述他的建议方案及在100天内解决伊朗经济问题的短期规划时说,4年一届总统任期大约是1400天,他这样划分了这段时间,即:他每100天就公布一篇报告,向人民汇报政府的工作。他认为,第一个100天是事关重大的100天。

这位总统候选人在谈到他为管理国家而制定的长期和中期规划时对存在的现状提出批评。伊斯兰革命领袖曾就抵抗和没有缺陷的经济做出强调。鉴于这一观点,韦拉亚提承诺,他将把抵抗经济列入未来政府的重中之重。

韦拉亚提在谈到支持基于第44项原则基础之上的生产和使生产民用化这两项原则时认为,在私有化领域存在有效的政策。他认为,截至目前没有任何一项宣传政策执行了第44项原则。

他还认为,复兴古丝绸之路是自己的另一项计划。他说,伊朗从政治地理位置和地理优势的角度来说,在运输方面是商品过境中转地。

他还提到了赛尔胡斯至捷詹丝绸之路铁路线的开通,这条铁路线是在哈希米·拉夫桑贾尼担任总统时期开通的。这位伊朗总统候选人还提到了伊朗与邻国交换天然气和能源的能力,此举说明了他对与邻国发展经济所持的态度。

韦拉亚提指出,可以在其它方面如商品、石油和电力运输方面推广过境运输。他预计,如果这些计划得到实施,可以利用国家的战略位置增加石油收入。

韦拉亚提为解决经济问题提出了挖掘侨居境外的伊朗人潜力的构想。他表示,作为解决经济问题的途径之一,应当在国外为伊朗外汇客户开设账户。他说,伊朗在境外有数百亿美元,其中30亿美元在中国,约30亿美元在印度和日本,这是我们的石油收入,但是由于存在一些问题,包括经济制裁,我们无法将这些外汇汇入国内。

这名总统候选人说,这项战略能否取得成功取决于陷入停滞和僵化的对外关系。他同时强调了重新审视外交政策的必要性。

韦拉亚提在对外交政策进行专业的分析中认为,应当采取开放的外交政策,我们能够重新建立我们的对外关系,并使已被封存的美元回到伊朗。

韦拉亚提就核活动问题与5+1小组举行谈判认为,在外交部工作16年的经验告诉他,伊朗有比核能源更严重的问题,他相信在有责任心的专家们和同事们的帮助以及伊玛目霍梅尼和革命领袖的英明领导下,能够象598号决议以及1975年的边境协议那样使这些问题得到解决。

韦拉亚提指出,在政治战场中我们进行了7年的外交战,在598号决议之后,在两年中与萨达姆进行了紧张的谈判,当时,还有3万平方公里的伊朗土地掌握在伊拉克的手中,如果一艘船经过阿尔万德河,应当悬挂伊拉克国旗。但是我们通过一次严肃和强大的外交行动在联合国将伊拉克确定是侵略者,并使伊拉克在7年后接受了其亲手撕毁的1975协议。如果不是这次的外交行动,许多烈士的鲜血和战士们的努力都将付之东流。

他强调,5+1小组不会比1975协议更艰难。他表示,伊朗核问题是可以解决的。我们能够继续提炼浓缩铀,在核能领域维护伊朗权利的同时扩大我们与世界的联系,我们一定会循序渐进地减弱这些制裁。

好!亲爱的听众朋友,本台今天这一时间的伊朗走向第11届总统大选专题节目就播送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听,再会。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