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二, 07 4月 2015 12:19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日专题节目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日专题节目

 

正值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日之际,在今天这一时间的节目里,我们将与大家一起回顾一下这一伟大的日子。

伊朗历1月12日(公历4月1日)在伊朗年历表中是历史性的一天,是在伊朗伊斯兰革命在1979年2月11日取得胜利后伊朗最重要的历史事件之一。在伊斯兰革命胜利后的49天,遵照伊斯兰共和国奠基人伊玛目霍梅尼的指示对2500年的国王制被推翻后的国家政治体制进行了全民公投。伊玛目霍梅尼举行全民公投在任何一场革命中都是从未有过的。在所有革命中,都会按照革命领导人意愿,选择并宣布一种政府体制。伊朗内政部负责政治和社会事务的副部长、全民公投负责人萨迪格·塔巴塔巴伊博士在其回忆录中,在回应伊玛目霍梅尼关于举行全民公投做出的强调时写道,我对伊玛目说,阁下!现在世界已经接受并承认您及您的领导地位以及这场伟大的革命,为什么我们还要举行全民公投?我认为,如果您宣布,伊斯兰共和国是国家政治体制,不但伊朗人民而且整个世界都会接受的。伊玛目霍梅尼回答说,你们现在不明白,50年后他们会说,我们利用人民的感情将自己心仪的体制强加给了人民。因此,必须举行全民公投,必须准确地统计赞成和反对的票数。在时任伊朗政府发言人塔巴塔巴伊的回忆录中,就伊玛目霍梅尼强调举行全民公投写道,伊玛目霍梅尼说,你们不要只看眼前,在历史上遗留的一切都是历史事实。你们应致力于尽快让政府开始这项工作(全民公投)。

伊玛目霍梅尼的这一举动彰显了伊斯兰共和国奠基人的伟大和远见卓识,他在决策中能够考虑到未来50年的事情。另外,伊玛目霍梅尼强调对国家政治体制举行全民公投彰显了伊斯兰共和国奠基人对人民在选择国家政治体制和管理国家中意见的信任。伊玛目霍梅尼相信伊朗人民的宗教信仰和对自己领袖的信任。如果没有这种信任和信仰,伊斯兰革命就不会取得胜利。伊朗人民也对革命领袖选择政治体制做出了很好的回应。随着对政治体制选举的全民公投计票结果出炉,有98.2%的人投票赞成成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伊玛目霍梅尼宣布全民公投结果的同时在致伊朗人民的一封信函中说,在这吉祥、人民当家作主的一天,民族解放和胜利的一天,我宣布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正式成立。我向世界宣布,在伊朗历史上,这种公投是前所未有的,伊朗全国人民热情洋溢地走向投票箱,投下了自己的选票,将残暴的国王腐朽政权永远地埋葬在了历史的垃圾堆中。伊玛目霍梅尼还说,所有人都响应“你们全体应紧抓真主的绳索不要分裂”的天启呼唤,并向伊斯兰共和国投下赞成票,向东西方证明了自己的政治和社会发展,我对你们的这种空前的齐心表示赞赏。伊朗一直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也许在伊朗的历史上找不到像美国《独立宣言》一样的独立宣言, 但是伊玛目霍梅尼在1979年4月1日发表的信函和正式宣布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事实上这就是独立宣言,也是自由宣言。伊玛目霍梅尼在这封信函中使用了一些新颖奇特的词汇,其中之一就是人民为国家领导人。这彰显了伊玛目霍梅尼相信人民在政府中所发挥的作用。伊朗伊斯兰革命奠基人把伊朗历1月12日(公历4月1日)命名为人民特殊的教育日。如果我们认为这封信函是伊朗人民的独立宣言,伊玛目霍梅尼关于人民为国家领导人的阐述绝对是伊玛目在宗教政府中民主毫无置疑的基石之一。除了人民在该宣言中发挥着无与伦比的作用之外,这封信函另外重要的一点是谈到了公正,这在宗教政府中受到了人民的关注。伊玛目霍梅尼在这份信函中利用有限的几行字描绘了公正在伊斯兰共和国政府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他就此说道,祝贺你们!随着幸福的青年和他们热心的父母克服所有困难,并壮烈牺牲,你们击败了邪恶的敌人和时代的法老,并通过选择伊斯兰共和国宣布真主公正的政府。在这个政府中,各阶层人民一视同仁,真主公正的光辉照耀着所有人,《古兰经》和圣训仁慈的雨露沐浴着所有人。祝贺你们!在这样的政府中,种族、肤色、土耳其人、波斯人、库尔德人、俾路支人之间的分歧都无足轻重。所有人皆兄弟,人人一律平等。区别只体现在敬畏真主和优良美德以及善功方面。祝贺你们!在那一天,所有人都会获得自己应得的权力。在执行公正中,男女之间、宗教少数信徒之间没有任何区别。

伊玛目霍梅尼通过建立一个宗教民主体制向世界彰显了一个宗教政府的模式。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奠基人在行动中而不是在口号中展现了自己信任人民赞成根据伊斯兰教导成立并治理政府的选票。这是在此条件下实现的,即:世界被划分成东西两级,各国因此而站在东西两个阵营之中。主导东方阵营的马克思主义认为,宗教是毒害各民族的毒品,而主导西方阵营的世俗主义也把宗教局限在生活特殊领域,在此情况下,伊玛目霍梅尼成为了根据尊贵的《古兰经》和伊斯兰伟大先知及其家属的教导建立起第一个伊斯兰政府的旗手。在对伊朗伊斯兰革命伟大的领导人伊玛目霍梅尼的人格魅力进行的解析中可以说,即:伊玛目霍梅尼是一位智慧、勇敢、有思想和审时度势的一位领袖,他利用新的方式引领了当代最伟大的一场革命。伊玛目霍梅尼在这场革命中彰显了其塑造历史和与众不同的一面。德国东方学研究所负责人斯泰因·巴赫在阐释伊玛目霍梅尼的领导力时说,伊玛目霍梅尼是当今世界最具政治思想的宗教领导人,他是一位具有超凡吸引力和魅力型领导人。伊斯兰共和国的所有理想都源自于他的思想。伊朗著名思想家、伊斯兰革命观察家阿亚图拉穆塔赫里烈士在《关于伊斯兰革命》一书中就伊玛目霍梅尼写道:我从伊玛目霍梅尼身上看到了让我坚定追随他的三个可靠的因素。第一是“坚定信念”,也就是说,如果全世界都联合起来也无法动摇他的信念。第二是“相信人民”,也就是说,相信人民的精神。最重要的一点是“信仰并托靠真主”。鉴于此,伊玛目霍梅尼作为一位伊斯兰运动的观察家、伊斯兰共和国的奠基人,以最好的可能性形式发挥了他的领导作用。

伊朗伊斯兰革命证实了宗教在政治和社会领域的能力和效率,并把基于公正和信仰生活管理中的切实经验传授给了所有人。用西班牙哲学家伊斯梅尔·基尔贝斯的话说就是,目前宗教已被复兴,信仰的甜美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普遍受到关注,世界为拯救和美化社会关系而倾向于宗教信仰。所有这些都是在伊玛目霍梅尼的呼吁以及他的宗教革命下在国际社会的思想中形成的。伊玛目霍梅尼在伊斯兰革命胜利后也制定了计划和目标。与世俗主义思想相反,他不认为宗教仅限于个人宗教功修。他认为,伊斯兰教教导涉及最细则的个人行为,并就如何管理社会制定了专门的计划。伊玛目霍梅尼撰写的《教法学家治国》一书的观点就是他在伊斯兰革命胜利并建立宗教民主体制取代独裁、腐朽的国王政权之后的治国计划。

1979年4月1日是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日。西方国家及其地区盟友、部落以及独裁政权认为,宗教民主体制在伊朗的成立对他们的非法利益构成了威胁。因此,自伊斯兰革命胜利之日起,他们就扛起了敌视该体制的旗帜,目前36年已经过去了,这些国家仍企图通过支持在伊斯兰国家死灰复燃的离经叛道的极端组织来丑化在伊朗得到复兴的穆罕默德纯正的伊斯兰教,并企图铲除伊朗伊斯兰革命对伊斯兰国家产生的影响。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