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四, 05 2月 2015 12:33

执行NPT条约是伊朗在核谈判中的战略政策(6)

执行NPT条约是伊朗在核谈判中的战略政策(6)

伊朗和西方的核谈判已经过去10年多了。由于核问题自一开始就提出部分技术和司法问题,不久便成为了国际原子能机构最敏感的问题,然后又成了一个政治问题。该问题从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移交联合国安理会,为新玩家的参与奠定了基础。但是今天,核谈判问题已经成为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制在世界列强面前进行顽强抵抗和坚决捍卫伊朗人民权利的象征。

10年来,伊朗核问题经历了艰难曲折和跌宕起伏,其谈论的最重要问题是基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基础之上提炼浓缩铀。在该条约中并没有禁止提炼用于和平目的的浓缩铀。但是显而易见的是,自上世纪60年代末通过NPT条约以及自70年代初开始执行该条约以来至今,美国并没有正式承认任何国家享有提炼浓缩铀的权利。换句话说,继签署NPT条约之后获得该技术的所有国家其提炼浓缩铀的进程根本没有得到美国的正式承认。然而,美国认为提炼浓缩铀并没有违反NPT条约的法规。

与此同时,美国在伊朗与5+1小组举行的谈判中制造这一借口,即:如果伊朗提炼浓缩铀的权利得到承认,在国际范围内将就提炼浓缩铀出现国际竞争,这将加剧核武器扩散的危险。但是在此方面也存在例外,美国人对部分国家采取双重政策,比如他们间接和实质性的接受所谓的美国所信任的诸如德国和日本等国提炼浓缩铀。但事实上,在浓缩铀问题上美国强加于别国的政策是与NPT条约背道而驰的,因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明确了该条约缔约国的核权利,并在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人员义务的框架内确定了监督执行该条约的途径。

2013年11月24日,伊朗与5+1小组签署了一份名为“共同行动计划”的文件,在迈出的第一步中给予双方6个月的期限,以便在谈判被延长6个月的时间后,双方就达成核协议的观点更加接近。因此,伊朗为建立互信,在共同行动计划的框架内自愿暂停了部分核活动,相对的是西方也减少对伊朗的部分制裁。鉴于此,只有在基于NPT条约及其所提出的权利的基础之上,伊朗与5+1小组就提炼浓缩铀达成最终协议才能够实现。

根据NPT 条约,提炼浓缩铀是得到承认与合法的活动。今天,5+1小组成员国已经接受,伊朗在建立互信的情况下在该国从事提炼浓缩铀活动。目前有14个国家掌握了提炼浓缩铀技术或正在获得该技术,其中5个国家是拥有核武器的大国且是NPT条约缔约国。因此,伊朗在此方面取得的成果之一就是确定了和平使用伊朗本土核技术。此事在伊朗与5+1小组核谈判的所有阶段都被得到认真落实,伊朗也从未忽略该国对此所持的正当立场。

在达成日内瓦协议之前,美国在一系列谈判中力图使伊朗停止提炼浓缩铀活动。然而,大多数欧洲国家却准备接受伊朗有限并在特殊控制下提炼浓缩铀。该问题导致2005年举行的谈判遭到了失败。事实上,伊朗任何时候都不致力于提炼非常规和研制核武器的浓缩铀。

伊斯兰革命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多次强调,研制核武器是非法的。他在致2010年4月德黑兰举行的核裁军国际会议的信函中强调,禁止使用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伊斯兰革命领袖在阐述伊朗对核武器所持观点时指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认为使用核武器和化学武器以及类似武器是不可饶恕的大罪。我们提出了“中东无核化”的口号,并且一直坚持这一口号。伊朗就此所持立场被作为联合国和安理会正式文件被注册。

美国和西方以为,通过制造虚假声称、将伊朗核问题提交安理会、对伊朗实施一系列制裁就可以使伊朗对其权利做出让步。这些年来伊朗一直遭受最严厉的制裁。然而,伊朗是NPT条约的缔约国,国际原子能机构始终证实,伊朗核计划从未向着研制核炸弹的方向发生偏离。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哈桑·鲁哈尼就销毁核武器向联大提出果断建议以及伊朗在与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加德国举行的核谈判中迈出的步伐表明了这一事实,即: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希望销毁核武器,高效使用核能源,并为制定和平核计划具有有效的计划和方案。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哈桑·鲁哈尼在2013年代表不结盟运动120个成员国在联大会议上就销毁核武器提出的三项建议方案获得通过。这些建议包括尽快展开谈判,签署一项全面的国际公约,旨在禁止获得、生产、扩散、储存、使用核武器,为全面销毁核武器创造条件,在2017年召开一次关于销毁核武器的国际大会,将每年9月26日确定为全面销毁核武器国际日。伊朗在1958年加入了国际原子能机构,并签署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条约)。根据1968年1月1日经过核武器拥有国多次谈判后签署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一条,禁止生产、扩散、储存核武器。根据该条约第6条,有核国家承诺诚心诚意地继续谈判,直到彻底销毁世界的核武器。但是核武器拥有国执意保存自己的核武库,并且每年拨出巨额预算,用于发展新一代核武器以及保存自己的核武库。

实际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根据自己的宗教和人道主义信仰以及国防理论,反对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伊朗对自己发展与进步的底线问题绝不会妥协。尽管西方从中作梗百般阻挠,但是伊朗的核技术成为了伊朗民族引以为荣的一大骄傲。现在伊朗能够生产各种放射性药物,并且伊朗的医学和核能研究所能够生产特殊病人所使用的约90%至95%的放射性药物。

西方在最近10年中以虚假指控使伊朗遭受联合国安理会的不公正制裁以及西方的单方面制裁。在这些年中以色列政权通过美国犹太人院外游说集团企图阻止伊朗核权力得到承认。但是现在,德黑兰研究型反应堆所使用的燃料是伊朗核专家们生产的,从而,伊朗对能够生产浓度为20%浓缩铀国家的依赖性被消除了。

制裁、战争、心理战、政治施压、军事威胁,甚至暗杀核科学家,通过电脑病毒进行破坏成为了伊朗民族的敌人们所使用的工具,他们声称,这些举措是为了阻止伊朗在和平使用核技术方面不断取得进步和发展。然而,近些年来伊朗民族在核技术领域不断取得进步,并获得巨大成果说明,尽管西方强权主义国家百般阻挠,但是伊朗民族坚定不移地行进在和平发展的道路上,这条道路仍将持续下去。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