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已关闭,请浏览新网站 Parstoday chinese
星期一, 02 2月 2015 13:27

伊朗是抵抗霸权主义势力的典范(1)

伊朗是抵抗霸权主义势力的典范(1)

伊斯兰革命领袖在讲话中在解析世界霸权主义势力敌视伊斯兰革命时谈到了这一点,即:敌视和仇视以及对伊斯兰共和制实施阴谋诡计从伊斯兰革命胜利之日起就已经开始,并逐渐扩大且变得多样化。这种无法和解的敌对先锋就是美国政府和犹太复国主义政权。巴列维腐朽政权失去了自己在地区最忠实的盟友,且被剥夺了其在伊朗的政治和经济非法利益。

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宗旨是反霸权体制、抵制霸权主义和反对任何欺压,这给霸权主义势力带来了一系列巨大挑战。因此,反霸权主义是伊斯兰共和制神圣不可侵犯的价值之一。

伊斯兰共和制的政治思想是建立在寻求真理和公正基础之上的。因此,伊斯兰革命充满了斗争和坚定不移地屹立在欺压和不公正势力面前的辉煌历史。

这种信仰思想为加强斗争精神创造了合适的条件,同时不仅在伊朗人民中,而且在向往公正的所有民族中塑造了革命的精神。

这场伟大的事件一方面在世界穆斯林和弱势群体中建立了热情和希望,另外一方面打破了世界霸权主义势力继续奉行霸权和平分剥削世界的政治交易。鉴于伊斯兰革命抵制任何霸权主义,捍卫所有穆斯林的权力,以及拒绝与霸权主义势力结盟,因此引起世界霸权主义势力的不满。

伊斯兰革命通过抵制霸权主义和提出跨越东西方贪得无厌的霸权主义势力范围的各种思想,复兴了西方自认为是中世纪过时的宗教价值,并提出了相反霸权主义体制的世界观和人性价值的标准。这种变革源自于世界受压迫各民族的觉醒。

因此,以美国为首的世界霸权主义势力从一开始就与其国际盟友沆瀣一气将打击伊斯兰革命纳入其首要政策之中,以图向伊斯兰共和制发起全面施压。

美国为此做出了巨大努力,并企图按照他们自己的意愿颠覆伊斯兰共和制。因为,伊斯兰革命的胜利打破了控制伊朗的所有企图,伊朗人民的命运走在了变革、尊严、独立的新道路上。

美国过去36年来对伊朗采取了一系列敌视举措,从任何角度来看这种行为,都能够清晰地看到敌视的迹象。

美国从伊斯兰革命胜利起的36年中采取了各种不公正的制裁和破坏性及干涉性政策,这些不但一刻没有停止过,而且还变本加厉肆无忌惮。

美国干涉伊朗事务由来已久。诸如1953年的政变,伊斯兰革命胜利后的一系列政治事件等,这些都是美国敌视伊朗的佐证。鉴于美国采取欺压政策及贪得无厌,因此伊玛目霍梅尼将其称为“大魔头”。

美国时任卡特政府国务卿赛勒斯·万斯就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发表个人观点说,伊朗已走出了美国盟友的行列,跻身敌对阵营,这给我们在西南亚和中东地区的政治和安全利益造成了巨大打击。鉴于此,美国从伊斯兰革命胜利一开始就通过诸如威胁、谋划战争、经济封锁和制裁等各种手段来恐吓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企图使伊朗屈服于其欺压性要求。

美国通过强加战争在国际范围内对伊朗进行经济封锁和孤立伊朗,并利用其在地区扶植的傀儡政权使伊朗低头。美国国务院负责中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马丁•英迪克就此说道:惩罚伊斯兰革命是对在寻求独立并摆脱美国统治路线上迈出步伐国家上的一课。

但是美国政客得出这一结论,即:这些都无法威胁到伊朗。这对于那些向往真正独立和摆脱霸权主义势力魔爪的民族而言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面对东西方阵营进行顽强抵抗的多年里没有屈服。在这个敏感的历史时期,伊朗坚定不移地屹立在美国面前,比以往更加坚定,并时刻准备应对霸权主义势力实施阴谋诡计。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得出了这一结论,即:伊朗人民坚定不移地屹立在霸权体制面前并进行抵抗,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彰显一个民族对这个口号的信念,以及借助这种强大的信念坚定不移屹立在所有阴谋面前的价值观。

这种抵抗和坚定无疑对于伊朗人民的敌人们而言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这一伟大变革是在伊朗人民坚持抵抗并面对在与世界的关系中出现重大变化压力的情况下发生的。这种变革足以令美国及其盟友恐慌,并策划阴谋诡计,打击伊朗新生的革命体制。但是西方采取的战略举措无论在战争期间,还是在战后采取敌视举措,都无能迫使伊朗向西方霸权主义势力低头。

按照伊斯兰革命领袖的话说,实施多样化制裁是伊斯兰共和制强大的体现。因为如果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不够强大,也不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居心叵测者们便不会如此绞尽脑汁兴师动众。

目前,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36年过去了,这场革命对于觉醒和向往独立并享有尊严的各民族而言极具吸引力。

因此,显而易见的是,霸权主义势力没能如愿以偿地给这场革命和伊斯兰共和制造成任何损害。

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胜利因三个重要和关键性因素使得霸权主义势力不知所措。第一是,这场革命通过多方面的影响力使西方控制世界弱势民族的企图陷入挑战之中。这表明,一个民族甚至徒手都能够在与世界霸权主义势力的较量中创造创举。

第二个原因是,伊斯兰革命的独立性质是在不依靠世界两大势力之一支持的情况下向前迈进,并在“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共和国”的口号下取得进步与发展。在实践中也表明,伊斯兰共和制具有巨大的潜力,这种潜力源自于广大人民群众。事实上,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新体制与两级世界时期盛行的政治模式不同,这种新体制的宗旨是保障弱势群体的利益,而不是依附于世界霸权主义势力。

伊朗伊斯兰革命在世界范围内为实现持久政治变化创造了条件。这种变化让世人认识到了伊斯兰教的强大和政治潜力。伊斯兰觉醒运动正就是在该框架内形成的,并复兴了摆脱霸权和坚定不移地屹立在世界霸权主义势力面前的伟大运动。

第三个原因是,世界霸权主义势力的担忧正就是伊斯兰革命理想所具有的活力和影响力。与世界其他革命的理论和观点相反,尽管面对一系列压力和破坏,但是伊斯兰革命依然坚定地捍卫着其价值和理想。

在这一重大变化中,诸多因素都发挥着其新的作用,因为在伊斯兰革命政治、社会、文化以及宗教方面,抵抗和抵制霸权性质的元素已被制度化。

美国著名作家、观察家乔姆斯基认为,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敌视、实施阴谋和不断反对是因为伊朗获得了独立。他们企图迫使伊朗屈服于他们的控制和剥削。乔姆斯基认为,只要伊朗获得独立,并坚定不移地屹立在美国和西方国家面前,敌视和反对就会持续。伊朗伊斯兰共和制对于美国而言是不可接受的,因为他们不想看到伊朗独立。

伊朗人民在革命胜利的多年来顽强地屹立在诸如:敌视、政治攻击、经济制裁或制造破坏等一切阴谋诡计面前。无疑,这种模式不符合霸权主义势力的利益,因此以美国为首的霸权主义势力想方设法打击伊朗伊斯兰革命。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